ଘ D˳L ଓ

1月 26日的日記
嘖!不曉得我這些天得養精蓄銳喔?!年前三天要去市場大採買,那得耗費我多少元氣啊?! (≧▽≦)所以沒寫日記是有原因的好嗎.. 想到市場的人潮盛況,讓我感到很驚悚。 去年走到市場口,注視人群,真的沒有誇張,瞬間腦中一片空白,杵在那裡恍神好久!不知該從哪一樣開始買起。 今年心情更加複雜,多了疫情的危機感。 昨晚9點多,羊肉爐和刈菜雞冷凍箱送達,警衛問要先放地下室辦公室的冷凍櫃嗎?我說不用哦!待會下樓取貨。 爸爸要下樓,我說我拿就好了哦!結果,實在是自不量力,抬得我上氣不接下氣。 搭電梯前,丟下它用腳去蹬踢,想說這樣會比較省力,完全踢不動耶!超重的。 開鑰匙進家門,直接扔在陽台地上,癱軟得差點連人跟著趴上去。 最受不了是,沒得喘息片刻,立即拿起酒精瓶,對著冷凍箱和自己一陣狂噴。 爸媽看我邊喘邊噴,叫我先休息,待會他們再弄又不急,媽媽接著說妳又要自己做,然後等下又要不高興了。 真被料中!本來要說出口的話又噎回去。 我說我哪有啊,箱子很髒,手都弄髒了,白天不送,幾點了,晚上送來是做什麼。 爸爸笑說,還說沒有,妳一直針對手噴酒精,臉色變得那麼難看,就知道妳開始不高興了。 我說那是因為它很重,手指頭關節一處都瘀青了!而且箱子底濕濕的,感覺好髒,手又髒的,才會這樣。 爸爸走過來搭我肩膀,將我帶到廚房,要我先洗手再進房間換衣服休息,其它的他來用就好了。 21:03 #絮語

ଘ D˳L 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