ଘ D˳L ଓ

1月 7日的日記
芬、韻翰和我點了一杯名字長到記不得的高價豆,酸度像梅子泡了檸檬汁,酸到打哆嗦!what the heck..(´-﹏-`;)。 印傭人好老實,動作俐落也不會粗魯,我的房間和浴室沒什麼需要整理,平時就保持乾淨。 紗窗和玻璃、風扇之類的,擦得很仔細。 中餐問她要吃什麼?她說不吃豬肉,我說我知道妳不能吃豬肉,要雞腿便當,還是牛肉的?她說雞腿。 當我問她說妳想喝什麼飲料?她說我想喝珍珠奶茶,我說蛤?珍珠奶茶? 她不好意思的問會太貴嗎?我笑著說剛才蛤?不是這意思,是有些驚訝妳想喝珍珠奶茶,以為妳會說其他的。 因為以前友莉都喝不冰的果汁或無糖茶。 我稱呼她姐姐,她年紀比我媽媽小一點而已,覺得她回答想喝珍珠奶茶時的表情很小女生、可愛。 買兩杯給她,她說一杯就可以了,我說兩杯都給妳,另一杯妳帶回去喝哦!她笑得很暖,很喜歡她的笑容。 打掃完之後,給她三千,私下再多一千給她,我問她要怎麼回去呢?她說先坐公車去捷運站。 我說我跟妳一起下樓,幫妳打電話叫計程車,妳做得那麼累,還搭公車喔!她一直說謝謝,不用沒關係。 上車前,車費給計程車司機,告訴司機有找錢的話,再拿給她,轉身跟姐姐說謝謝哦!今天辛苦妳了,bye bye。 她隻身一人,離鄉背景來台灣幫傭,小孩和先生在印尼,四月份會回去。 媽媽說同事很善待她,不會對她很苛刻,常常都會讓她寄一些東西回去給小孩。 我說那就好哦!別像有些雇主一點錢給人家賺,就想盡辦法要回本似的折磨人。 16:35 #絮語

ଘ D˳L 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