ଘ D˳L ଓ

1月 6日的日記
下午練完琴和芬、雅約出來喝杯咖啡。 昨晚沒有睡好,心情壓抑的緣故,調適得差不多,想到明天一早印傭要來打掃的事,還是有些煩躁。 芬說這有什麼好煩?妳媽媽不是只要在台灣過年,都請友莉去打掃嗎?我說今年不是她,回印尼了,換另一位沒見過的。 會煩的原因很多,這位印傭是爸媽醫師同事請在家幫傭,同事熱心問我媽,要不要請去妳家打掃?我媽一口答應。 主要友莉回印尼,我媽答應這點還說的過去,問題是明天耶!過年是月底,那麼早來打掃做什麼呢? 昨晚我問說妳看過她嗎?她會打掃嗎?她有友莉專業嗎?擦窗戶一些細節方面。 我媽說我不期待她像友莉那麼專業啦,反正加減擦,妳再看著她掃和擦,告訴她該怎麼做。 ....?!我聽了超無語,愣住許久,心情一整個很複雜。 我問她打疫苗了嗎?身體ok嗎?要我幾個小時盯著她做,如果她不會,我還得跟著收拾的意思嗎?為什麼那麼早請她過來? 問的當下,其實我已經在按捺住自己會有情緒性的字眼。 我媽說她待同事家裡沒有外出,我沒有看過她,她蠻乖也話少,所以妳不用擔心太吵或什麼問題,告訴她要做哪些,妳看妳的書,做自己的事就好了。 ....?!到嘴邊的話吞了下去。 沉默幾分鐘之後,我說她在掃,我有辦法做自己的事嗎?又不認識她,也不知道她會不會,到時候越幫越忙,我真的很不喜歡這樣。 為什麼每次決定事情要那麼快?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突然一個陌生人來家裡,我還要跟她待在一起好幾個小時。 真是受不了妳們牡羊座耶!做事情衝動,想到什麼就做,欠缺考慮,任何事情都先做了再說,難怪星座說我們相剋。 我媽聽我一連串說完,她說哎呦!她時間都排滿,就只有7號有時間,9:30到2:00也才幾個小時,明天記得去洗衣店拿洗好的被單床組。 妳房間的新床單那些,也叫她幫妳換過,請她來幫忙,妳不是會輕鬆很多,我和妳爸沒空打掃,這樣妳還嫌,唸一大堆。 ...我完全不想回話了。 17:40 #絮語

ଘ D˳L 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