ଘ D˳L ଓ

11月 23日的日記
下午要一起練提琴,便來家裡自己簡單煮中餐,烤香蕉瑪芬配茶或咖啡。 飯是芬炒的,雅和韻翰幫忙煎肉捲和菜。 娟非要我們各自寫和拍蛋和叉燒肉是她切的!說要讓若欣妳瞧瞧她的刀功。哈哈.. 12:42 筆記剛做完,我們在座位上整理包包。 回完妳,我問芬她們,我是不是在潔癖這方面給妳們帶來壓力?韻翰說不會啊,在妳房間會,盡量去妳家的時候,我們就在客廳。 娟說有一點,妳到我住的地方,我都會趕緊先收拾。韻翰說那是妳太離譜,東西吃的都亂放不收。 芬和雅說妳怎麼突然問這?我說若欣一直在這問題上鑽牛角尖,每次這話題都很介意我是怎麼想。 有時候妳問我,只是回答自己的習慣,不是要求得和我一樣,我也不會認為什麼。 房間的話,是連爸媽都極少進來,若是我在房間,他們跟我講話都在房門口,一直以來都是如此。 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房間的任何東西排列整齊,誰動過我都會知道,不能在房間吃東西,地上床上一根頭髮也沒有..等等,這是我個人的習慣。 也許無形中給了壓力?記得學長曾經說過。他以前借過我書,好像不小心筆畫到,他說從我眼神中看出了不同。 我說哪裡不同?他說一開始對那本書的珍惜,和得知畫到了之後,對那本書的珍視不見了。 就猶如妳們來我房間觸碰東西、吃東西時,我會特別注意它有沒有歸位或掉出來什麼的,拿紙巾讓妳們墊著,這些無意間的舉動。 零零總總,終歸是我自己,我不會要求別人非要這樣,但是除了我房間和我及我的物品,這是沒辦法的。 除此之外,沒有髒不髒的問題,不會干涉別人也不會去認定標準,不用管我是怎麼想,自己習慣、愉快自在最重要。 越說越覺得自己潔癖到有病的感覺了!雅她們聽了在笑。 我說真的,連看貼文圖片,文字排列、逗點稍有不整齊,感覺不對啥的,視線就會停在那裡糾結好一會。 原來,真正病態的是我。(≧▽≦)所以若欣妳別想了哦!我承認是我。 17:02 我們又來吃這間料快滿出來的雞湯,它的地瓜葉翠綠又嫩。 18:48 哈哈..現在要玩問答題是吧?剛瑤和佳玲也故意找碴,學妳問一堆這類的。 我說了不代表標準就在那裡,也不要認為跟我不同,就覺得我會說妳髒。 飯店住宿,會在枕頭上鋪自帶的毛巾,浴室會噴酒精擦過再使用,浴缸不會泡澡,床會躺,不然要騰空嗎? 只是我會穿長袖長褲睡,不像家裡穿的睡衣是細肩睡裙那種。 瑤說妳要治癒強迫症,要問她或其他人,不是問我,問我,妳只會更加重壓迫感。 19:40 瑤和佳玲已經過來了,若欣待會就到,佳玲說等若欣到了,好好聊一下這話題,讓她知道隨性一點沒什麼不好。 20:10 毛毛加入戰局,說她最近睡不好,翻身都一直拉扯袖子,睡姿擺半天不對勁,弄得整晚沒睡覺,應該要穿蜘蛛人的衣服。 剛突然想到,蜘蛛人有頭套嗎?瑤說從頭到腳都包住,妳房間電視上不是一隻?我說對喔!都忘記他的存在了。 21:08 #絮語

ଘ D˳L 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