ଘ D˳L ଓ

11月 5日的日記
路邊的琉璃牡丹和九重葛。 政德、文華、歐D約我出來吃飯,芬和韻翰也一起來。政德說洗車有什麼好拍?我說隔著水幕很有趣。 他說那我每次要洗車都叫上妳,我說不是每次都有心情和感覺好嗎?這你就淺了!(≧▽≦) 他說我發覺妳們很愛跟我頂嘴,妳們跟小永、阿洪他們就不會,芬說因為你可愛啊!政德說我也比他們帥多了。 我們不吭聲,韻翰說昨晚她日記寫到一半,政德插話說到底有沒有禮貌啊?不用回話的喔! 文華和歐D超不認同說,要論起帥,他們都排在前面,韻翰說那第一帥是誰?政德忽然看向我,我說看我做什麼?文華、歐D偷笑。 芬看我之後,對政德說沒事又提他幹嘛!政德說我又沒說誰。 文華問昨天他有打給妳不是嗎?我說我沒接,傳訊我也沒有回,因為花和禮物讓我很為難。 你們再代我跟他說聲謝謝,花和禮物會收下,這沒有摻雜一絲感情因素,純粹是不想做得太難堪而已。 還有我和芬去上企管課程的時候,如果不小心遇到了,盡量不要再試圖來搭話,擦肩而過,對彼此會好一點。 政德說不要提他了,我要幫妳慶生,都被他搞砸了!妳把昨天他送去妳家的花和禮物拿來,我幫妳往他臉丟回去。哈哈.. 12:18 瑤和她男友、毛毛及我,我說不是說一起辦就好了,她們說一起是星期六的事。 我跟瑤和毛毛說別太晚喔!今天人有些累!瑤和毛毛還給我嘟嘴、裝可愛說收到!啾咪!她男友和我的表情充滿厭惡..(눈‸눈) (@°▽°@)最無法忍受的是瑤,雙手握拳在臉頰旁點兩下,學喵喵說啾咪!!..嘖! 瑤要我把可愛的可,打成「口」,我說別想,我不想裝可愛!妳先在日記把了打成「惹」再說,她說惹個XX。哈哈.. 18:40 回到家了,謝謝瑤和毛毛的貼心哦!嘻~♡ 瑤聊起我和政德他們說代轉給他的那些話,她說這些話不像妳會說,也不是妳的風格耶!我說妳們是了解的,政德、文華他們也懂。 曾經是那麼在乎和在一起過的人,分手的傷還沒有完全平復,誰會想再說些傷對方的話? 當我說出尖銳刺耳的話,難道我心裡會絲毫沒感覺嗎?一段感情結束了,就該各自收拾殘破的心情,繼續這樣只是延長療癒期。 故作鎮定,視為堅強,先說重話的,往往被認為心不傷。 平時盡量不寫太內心的事,不是不想寫,而是很多過往和情緒,是需要被塵封上鎖,讓它隨著時間,慢慢的沉澱。 20:37 Good night╭๑ 23:50 #絮語

ଘ D˳L 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