ଘ D˳L ଓ

11月 2日的日記
中餐除了我們5個之外,多了小惠、慧君、玉秀她們,慧君說今天她請客。 稍早在座位聊天,看到慧君往這邊走來,芬和韻翰下意識的停止說話,各自做自己的事,我是看著妳們兩人。 娟又開始說,看看妳們三個,雅也差不多,講到一半,突然整理包包幹嘛?韻翰說閉嘴啦!沒看到某人走來啊! 慧君走到旁邊停下叫我,我看向她,她說過幾天是妳生日,中午請妳吃飯,有時間嗎?我錯愕得來不及回話,她說如果沒時間,那妳看什麼時候可以。 我說謝謝妳哦!,不用請,一起吃飯就好囉!她走之後,芬說她什麼情況啊?真要一起吃飯喔?我說她的心意,我們就一起吃個飯,韻翰妳也要去哦! 韻翰不情願的說,妳都說了能不去嗎?平常對妳和芬不敢跩,對我們和其他人跩得跟什麼一樣,希望中餐吃了不會消化不良。 我說她就那樣子,也不是壞,成績優異跩,那能說什麼?她不敢對我和芬,也是我們沒讓她有自視甚高之處。 至於性格方面,平常又沒太多交集,妳不需要把她言語態度放心上,更不用覺得她多厲害。 妳小提琴又不比她遜色!鋼琴或其他部分,有芬和我在,我們會幫妳擋她前面,哈哈..韻翰終於露出笑臉說對啊!交給妳們了,別讓她趾高氣昂。 我說她成績優異,自然背後有她辛苦的付出,這一點是必須認可的,我是不討厭她,當是課業上一種激勵的動力。 13:01 我們來三舅媽的店,昨晚打來要我今天到她店裡,挑幾款衣服回去,讓我穿羊毛背心,拿粉紅色給我,我說咖啡色好了。 芬、韻翰和雅選其他的色系。 拍了傳給爸媽看,說在三舅媽這,我挑咖啡色的背心,媽媽說怎麼不選粉紅色? 我笑說妳怎麼和三舅媽一樣,三舅媽說粉紅色適合我!爸爸說他看羊毛背心的幾種顏色,知道我會選咖啡色的。 順便請三舅媽幫我把長風衣的腰帶換一下。 16:07 蓮藕湯好好喝喔!身體瞬間暖和起來!做兩道蝦仁杏仁果南瓜子、烤洋菇拌時蔬,家還是最放鬆的地方。 後陽台獨自美麗的鬱金香,不管座落於何處,依然無損它的端莊和典雅。 每次看到它,都會讓我想起裡面住了一位拇指姑娘。 19:24 關靜音囉!睡前閱讀。 Good night ♡˖꒰ᵕ༚ᵕ⑅꒱ 22:30 #絮語

ଘ D˳L 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