ଘ D˳L ଓ

10月 28日的日記
Leonardo Bistolfi “Sacrifice”1911 風來了,固執地扯著雲的衣角,勸她遠行。 風說:你還有太長太長的路要走,你不能在原地停留。 雲說:是啊!我還有太長太長的路要走,怎能留戀短暫的安逸和溫情? 雲要尋找的是心與心的交融,山所期盼的是身和心的依靠,雲和山的相遇,注定是一次沒有結果的邂逅。 雲就是雲,山就是山,一條永恆不變的法則阻滯了天涯海角的情懷。 淡淡的惆悵和眷戀,一山的蕭索和落寞。 前面還有更大更高的山,雲終能找到更安定的依偎?山也許會有更純更美的雲在身邊飄過、縈繞? 山知道,雲知道,天知道,地知道.... 21:52 #放飛思緒 #34

ଘ D˳L 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