ଘ D˳L ଓ

10月 27日的日記
若欣約我們來,說有煮一起吃中飯的,結果變成芬和我在煮菜。 坐在客廳整理筆記書,聽到廚房娟和若欣的聲音很吵,若欣說娟煮泡麵最會,還敢在旁邊一直指揮她。 芬、雅和我聽不下去,便往廚房走去,眼前的景象,簡直是一團亂啊! 將手上的筆叼在嘴巴,作勢抽一口煙,吐出煙霧狀說:(`д′)y▂ξ 走開啦!連這都不會! 芬和雅反應好快,大笑說:毛舜筠!家有喜事是不是!若欣和娟說學得好像,毛舜筠和張國榮真的很好笑。 芬指著娟的胸部說:喝奶!(≧▽≦)哈哈..這部片子百看不厭,台詞都熟記在腦子裡了。 12:48 沒那麼難相處喔!有時不發表意見和看法,是對事情沒感覺,並非對妳講的不高興哦!所以儘管說妳想說的。 又不是別人,別人會覺得我不易親近,那是不想和不熟悉的有太多交集,我才會不愛開口回應和搭理。 也許,這是一種保護色!減少不必要的牽扯總是好的,畢竟又不了解對方。 平時會盡量文字傳訊,避免講電話,由於手機講多影響聽覺,耳朵會痛,不是不想跟妳用講電話方式。 現在好很多了吧!以前一關機就一個星期,想到就關機,後來被妳們說又被爸媽唸之後,才沒關機,改成偶爾關靜音。 那次爸媽是真的生氣了!唸說一天到晚聯繫不到我,動不動就關機,辦手機是幹嘛?要是臨時有重要事都找不到人。 還不是那段時間怕了手機鈴聲,接聽到耳朵實在不舒服,聽得偏頭痛了!一聊就一小時以上,連手機都發熱。 前陣子疫情期間,小阿姨還問為什麼出門買東西都不帶手機?我心裡想,就附近買東西為什麼要帶? 何況問這個問題,要看是誰好嗎? 有事可以打給爸媽,我接不接聽有差嗎?順序是不是弄錯?質問的口吻,讓我感到很莫名。 若欣的狗狗受傷,她表情都鬱悶了,秀秀。 14:33 我們聊到很多事,芬提到大哥哥,我說好久沒主動傳訊,他前陣子有傳,我延遲五天才回覆,有些累。 如果必須不斷解釋,再三說明,心不覺得很疲累嗎?明明可以很簡單,不知為何要複雜化。 比如常按讚誰的文章,就代表我和對方有什麼嗎?他的詢問令我錯愕。 第一次解釋說是認同文章寫的,以前都不習慣按讚,是方便日後再看,也是一種鼓勵。 以為我和對方有什麼,我說沒有,如果你不喜歡,盡量不按就是了,當時心態是不希望這因素影響多年友情。 第二次突然轉發一篇嚇到我,想說他怎麼了,他好像有喝酒,欲言又止,最後一次,我徹底身心疲憊。 轉發按讚不代表我喜歡上版主。 就算有男友,我也一樣會按讚,更加不會因為男友的存在或反對,影響到我們的友情。 老是試探和解釋,再有耐性也會被磨光。 人和人相處,為什麼那麼累?從小爸媽教育要有禮貌,說話要得體,結果在有些人眼中,卻變成是假掰。 免掉禮數,被說成是個性難搞、不好相處,別人生氣,是一種有個性的表現,我只是說話沒有表情和不說話,又認為我性格差。 真的覺得和長輩、小朋友、動物相處最輕鬆,沒那麼多壓力,動不動就被認定和否定。 像一早出門到地下室,看到打掃的阿姨,我主動跟她說Hi,早安!阿姨穿這樣不會冷嗎? 阿姨轉過身,笑臉盈盈說早安,要上課啦,騎慢點,我在忙這些分類不會冷。 很少主動打招呼,特別是不熟識的。 前幾次,都是打掃阿姨笑容滿面說早安,原本的武裝被她的笑容給融化,現在我要回應她這份善意。 本不該是這樣,人之所以多戴層厚重面具,面對接觸的人事物,大多想保護自己,免於莫須有的惡意及傷害。 18:04 雅帶的鳳梨酥挺好吃!這間鹽酥花枝和脆片很不錯,若欣和佳玲晚上想去喝調酒,她們已經先過去了。 19:11 當然用欣賞的角度,不然呢?我們此刻正是這樣看著。(≧▽≦)我有說過沒去網頁看嗎?另一位他的穿搭,確實很出色。 那也是一種視覺與聽覺的藝術。 娟說想到「兩間西裝店」那部片子,我們紛紛投以疑惑的眼神看向她,什麼兩間西裝店? 韻翰說妳該不是在說「金牌特務」吧?娟說對啦!對啦! 哈哈..◖⚆ᴥ⚆◗韻翰說如果片名是「兩間西裝店」這麼通俗,誰會想看啊? 娟說本來還想說洋片叫進去兩間西裝店呢!...我還跟妳雨傘是武器咧!-ᄒᴥᄒ- 19:48 昏暗燈影,微醺迷離,發酵的作用,逐漸喚醒某些被淡化的東西。容顏難以看清,心是猶如酒杯一般的透澈。 21:43 待會和芬、雅先回家了。 若欣說妳們很掃興耶!我說才不是掃興,是對言行負責,既然跟爸媽說過不會再讓他們擔心,就必須做到。 芬說妳一個人住沒差,我們是和家人住,明天有課,妳們也早點回去。 要回家了,打字都有些茫茫然。(哈哈..芬和雅最後段寫一樣做啥。) 22:20 #絮語

ଘ D˳L 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