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unveiling a tale

10月 15日的日記
早上5點多就醒了,經過媽媽許可,偶爾喝杯沒關係,不要天天喝咖啡。 我想,今天喝了,中餐或晚餐還是補充點牛肉或豬血湯吧!這自以為的交換心態..(≧▽≦) 7:57 村上春樹的紀實作品,是疫情前表哥寄來的。 之前託他買宮部美幸的魂手形,當時台灣尚未出版,連同寄幾本其他作家的推理文學書。 中餐兩條鹽味烤魚,自己烤的就是不一樣,沒有配飯,魚新鮮,只要灑一點鹽,就超美味。 一掃多日的陰霾,晴空清爽的天氣。 藉著陽光,將衣服、抱枕套和小布墊放洗衣機洗,看著掛滿的晾衣架,凝滯的心情,也像被洗淨、瀝乾了似的。 14:12 哈哈..煩耶!那是烤焦好不好,什麼沒看過有這樣大塊斑點的魚。 魂手形,現在台灣有出版,但目前是原文書沒錯哦!妳真有行動力,馬上就去查了。 韻翰妳可以等譯本再買,絕不書透給妳,這樣妳再看的話,才不會失掉閱讀的樂趣。 14:35 不用理會她,上次毛毛和瑤她們直接點醒,她仍然無法理解,自身的問題出在哪。 我是疲於解釋了!一開始還會,後來漸漸的發現,她自顧自的性格,讓我懶得去多說。 本來就不愛解釋,解釋也得看是誰。 如果是在意的,或許會多解釋一遍,既然不是在乎的人,對方怎麼想和認為,不重要。 何況又是如妳所說,照她自己想的另有一番說詞,版本與實際情況有出入。 前些天,傳來說15號妳前男友生日,我說嗯,怎麼了嗎?她說妳會跟他說一聲生日快樂嗎?他蠻想聽到的。 我回她,妳想的話,可以幫他慶生,我是不會說什麼的。 (現在經由若欣這麼一提,都擔心她會不會自我腦補之後,有自己的一套見解,又去說些什麽話了..( ・ั﹏・ั))。 15:16 薑絲炒透抽,沒有小黃瓜和芹菜,炒這兩樣會更佳,芬說加辣椒更好吃!可是我不能吃辣,不然冰箱有小辣椒。 毛毛約假日打羽球,我沒辦法去哦!星期日要開始教茶道師弟弟的小女兒鋼琴課程。 現在疫情有緩解,雖然還是得戴口罩。 傍晚和茶道師傳L,她談到有朋友的小孩想學小提琴,是位小男生哦!妳們有意願或興趣,再自行跟茶道師聯繫。 娟和雅我是知道妳們有,韻翰說要談過。 芬是不可能,偶爾要幫我代課,加上她和我的企管課業,沒有多餘時間,太過緊湊,對我們兩個都不ok。 當初若不是茶道師開口,難以果斷拒絕,我也不想多出這安排,因為還有位保養大叔的兒子在學,他兒子是我自願的,那不一樣。 18:59 #絮語

I'm unveiling a t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