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unveiling a tale

9月 20日的日記
芬和雅送的向日葵和編織手提袋,我很喜歡哦!(•ө•)♡ 這是雅的苑裡阿嬤,用三藺草莖手工編織而成,偏愛純手工製作的織物。 精細的藝術文化,是需要被重視與傳承。 隨著時代改變,眼看著許多傳統技能逐漸的消失沒落,非常為之可惜。 我們要合奏一場antonio vivaldi樂曲之旅。 雅和芬各自帶來小提琴,琴房的隔音設備沒有問題哦!\(๑╹◡╹๑)ノ♬ 待會爸媽有其他事要出門,下午則變成是我們三位女子戴著口罩,淋漓盡致的~縱琴世界。 13:10 Bazzini-Dance of the Goblins,剛才芬和雅拉這首曲我彈奏,我拉的時候芬彈奏。 我們小學的回憶,也是娟、韻翰的。 娟打來我們提到,她說那是痛苦的記憶,為了要練這曲子比賽,當時她連作夢,都夢到自己拉錯嚇醒。 學琴的路上,一路走來無論是苦澀、是開心,它都是一種自我歷程,沒有後悔! 熱愛是必然,得失心也在所難免,倘若少了競爭、評比這一層面,哪來更進階的肯定與成果。 畢竟,我們不單是將它視為喜好和興趣。 既然選擇了,得有達標的成績出來,這是基本的,否則枉費一直以來執著的努力。 所以我並不愛接教琴的課程。 除非學琴的舉止眼神中,讓我感受到那份熱忱與態度,就像保養大叔的小兒子和茶道師弟弟的女兒。 而非一時的喜歡,或者是聽從家長安排才硬學,往往三分鐘熱度,靜不下來。 下午茶時間,雅和芬喝咖啡,我不能喝,另外榨杯果汁!♡(ӦvӦ。) 16:20 Good night!( *˘︶˘* ).。*♡ 0:01 #絮語

I'm unveiling a t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