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unveiling a tale

7月 8日的日記
下午小珍和我們在群組談她的離職決定,韻翰和她有些意見分歧和不愉快。 做為朋友的我們,只能給予她精神上支持與鼓勵,實在無須過多參與和指示。 她半工半讀夠辛苦了!家裡沒有實質幫助就算了,還冷言冷語,所以沒必要再潑冷水似的。 她夢想就是考建築師證照,縱使和她本科無關也失敗過,既然她堅持不願意放棄,我們又能說什麼? 所謂忠言逆耳。 她想聽到的是支持,而非意見,遞辭呈時,她總經理慰留分析,依然不為所動,可見她思慮周詳了吧! 她認為頭銜重要,也沒有錯!能夠理解她會這麼想,畢竟連自家人都看輕,她當然想考取證照給他們看。 「認真讀書三個月」她這麼說,妳又回她都聽幾遍了? ...她的性格不適合點破直說那種,她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更何況年紀又比我們大。 (≧▽≦)佳玲說在群組怎又那麼安靜,還鼓勵她?我說不然呢?難道我要像韻翰和瑤直言不諱? 再怎麼樣,她也是大姐姐。 太了解她個性,她很好強,不像我們能夠直話直說的,加上生理期不是很舒服,能不打字就不打字。 我只是不懂,她為什麼如此沉迷「建築師」這個頭銜就是了。 18:10 義式堅果脆餅,原味比較好吃,可可的吃一小口就不喜歡,晚餐沒有食欲,吃兩塊原味的。 21:05 #絮語

I'm unveiling a t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