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I'm unveiling a tale

4月 2日的日記
Giulio MonteVerdv “The Angel of the Night”1885 昨天真是繁瑣又紛擾的一天。 本想晚上耳朵清靜,卻來了一位不速之客按門鈴,對面棟的阿姨,她自稱是阿姨,我對她印象很模糊,還直嚷著說妳忘記了喔? 拿一張連署單子,說是打掃清潔的人員被總幹事開除,總幹事和警衛搞小團體之類的,要我們幫忙連署把總幹事換掉。 微笑卻心煩的耐性聽她陳述,也看了她和清潔人員的line對話照片,就是清潔人員證明自己有打掃乾淨的證據,以及她所謂的事實。 當她要我簽名時,我推拖說等媽媽回來再看好了!爾後她又繼續幫清潔人員說了很多,我聽得頭昏腦脹、一頭霧水。 心想,我對清潔人員與總幹事之間的事,根本不清楚,怎可能只聽一方的片面之詞呢? 更何況主委也支持總幹事決定,每棟選出來的委員也沒人有意見,選他們就是代表住戶每星期在會議室開會,決策事務不是嗎? 以往聽到這類的事,都會傾向幫較為弱勢的,畢竟只是簽個名、舉手之勞!現在變成會多一份思考,在不完全瞭解實際的狀況之下。 而且蠻納悶,她是怎麽上樓來的?每棟電梯的感應磁卡,包括住戶都有各自不同的密碼,要去隔壁棟,還得住戶下樓帶才能上樓。 爸媽回來,我跟爸媽說不要簽名,讓主委、委員和總幹事自行處理就好了。 如果連這種人事調動管理,都要住戶私下介入連署,那承包的保全公司是虛設嗎?還有選委員他們出來做什麼? 被那位阿姨足足耗了快半個鐘頭,聽她講完,關上門之後,我直接癱坐在客廳沙發,整個人都精疲力盡!也無力再練琴了。 1:09 今天生花課是做壓花,下午教完琴之後,把枕頭和抱枕布套放洗衣機。 整理廚房、客廳、臥室、浴室,掃拖一遍!中場休息時間,還欣賞了一下以前收藏的蕾絲及水晶。 才發現之前妳們說可愛的無尾熊水晶,樹枝那裡缺了一角!(ʘʘ╬)肯定是當初搬家公司的人不小心弄碎的。 也怪我沒有把它們做好防摔!要再找一模一樣的,可能找不到了。 現在和芬、瑤、毛毛出來坐坐,晾完布套就趕著出門,要帶的刺繡小包都忘記了!晚點再和她們一起回家裡拿。 剛才洪洪傳說怎麼兩天沒回他語音?我又回語音給他,這次講得很順,有回收一通。 一開始講的時候,不自覺的嗯了長音,芬、瑤和毛毛大笑,說妳在呻吟什麼啦?!自己也嚇一跳!趕緊收回重新接著講。 我是忘記手還壓著,一個放鬆就自然而然的發出聲音好嗎?哈哈..誰知道會是這樣的聲音。 17:14 #絮語
請輸入密碼

I'm unveiling a tale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