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I'm unveiling a tale

2月 5日的日記
在擦房間化妝台和地板,不小心把奶茶打翻了!下午要買一個坐墊,還是我自己做坐墊?哪來的時間。 這只是其中一隻,房間窗簾打開有5、6隻,有一隻臉白的,身體藍色的很可愛!我看牠的時候,牠也一直看著我。 12:27 上次請人來換冷氣的雨棚,維修人員發現有小鳥巢在冷氣上方,我說我知道,就住了小鳥一家人。 當時問他還有小孩在巢裡嗎?他說沒有之後,才把冷氣搬下來。 樓下9樓阿姨阿伯說社區鳥很吵!有次還去找總幹事,麻煩找人放置藥在中庭花園給鳥吃。 心想,連鳥的聲音都容不下去嗎?市區聽鳥聲並不容易,自己吵人就可以?都不想說他們了。 每天彈那什麼不成調的鋼琴? 為什麼不做隔音設備?彈成那樣,好意思批評鳥聲?保養大叔的兒子都彈的比他們好聽。 ...當然這是我心裡OS。 自從他們叫管理員拿藥毒鳥,在電梯遇到,我都不想跟他們多說話,基本禮貌還是會叫阿姨、阿伯。 佬k買的製麵機,瑤想買嗎?還有妳們?很想留言問什麼是挂麵? 第一個聯想到哆啦A夢的製麵機耶!還有麵包機、記憶麵包,哈哈。 12:00 剛回到家,下午和芬去買東西,順道去診所拿貧血吃的鐵劑、維他命營養素。 在診所的時候,頭一陣暈眩,裡面似乎沒有開空調,加上又戴著口罩。 忽然有窒息感,趕緊和芬說我們到外面一下,裡面沒什麼空氣,讓我開始頭暈了。 這個月來的天數和流量比較多。 若欣和雅都比我晚,比我早結束。 若欣說她才來兩天,我說妳的生理天數太短,我則是太長,來得我頭暈目眩。 我到3號才結束,整整11天。 剛醫生問我生理日期,他聽了之後,要我多吃些補血的。 我問可以煮桂圓紅棗來喝嗎?沒想到他說可以耶!本想他是西醫,通常會稍稍排斥中醫的診療和食材。 18:10 先趴在床上休息30分鐘,待會再看佬K的,頭還是有一些暈。 人不大舒服,更沒有心情去應付別人的情緒,想怎樣就怎樣好了,我是完全不想了解好嗎.. 一而再三,說真的,覺得很煩、很膩了。 19:39 看完了!芬說接著看三更研究所。 我現在沒辦法一次看兩部解說,待會要吃點東西,晚餐因為頭暈還沒有吃。 知道說誰就好,我無所謂了! 也不是看多雞湯文就變得釋然,是我本來就如此,會執念是因為還珍惜。 因為了解自己個性,在還沒做決定前,會一再寬容和試圖理解。 一旦失去耐性,做下決定,就沒有任何轉圜的餘地,說什麼都沒有用了。 所以會一再三思和考慮。 她的性格我很清楚,我們都不是一兩年的友情了!老是猜忌、嘔氣來換取解釋和證明,不累嗎? 我又不是她男友,這輪迴似的一套作業,用在友情上不管用的,愛情也沒用吧!哪個男的受得了? 女生哄女生,有沒有搞錯?就猶如佳玲說的,不是公主的公主病是怎麼回事? 我情緒沒有絲毫影響,現在要影響我情緒沒那麽容易,更何況要看人。 隨和溫柔,就認為我沒脾氣,進而得寸進尺的試探;強硬漠視,又被說是自傲不留情面。 有情、珍惜 or 無心、隨意。 沒有灰色地帶,它,真的很簡單。 21:45 什麼叫開始學我作文?ಠಿ_ಠ 哈哈!以妳中文系的文筆,我哪敢班門弄斧。 新聞都是這個,其實沒興趣去看它,瑤不是日記中也有提。 先吃東西,我也沒什麼胃口,被暈了一下連東西都不想吃。 吃釋迦嗎?今晚佬K才提到它,水果店要我放置兩天再吃,我媽稍早前也要我吃橘子和釋迦。 已經軟了,可以吃。 #絮語
請輸入密碼

I'm unveiling a tale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