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I'm unveiling a tale

1月 23日的日記
一早做了幾盒溫沙拉,有蝦子和透抽的,還有酪梨,我沒有去聚餐,就麻煩小宇帶去松江教會給大家吃。 跟小宇交代,就說溫沙拉是妳做的,不用說我做的。小宇問為什麼?我說沒有為什麼,省得人家覺得我假掰。 來山上走走,雖然腹痛,不過既定的行程,總不是一點不舒服就作罷。 心情是有些浮動.. 在不完全瞭解一個人的時候,以自己的視角來輕易的下定論,是不是過於武斷和表面?公平嗎?也許沒所謂公不公平吧! 解釋太多,會顯得很多餘。 這世界也是蠻可笑的,為惡會遭受眾人撻伐,這是理所當然,社會是有法治的。 沒想到的是,為善都會令人批判.. 14:00 這束是芬的,我的在淺談那篇。 現在我們兩個人,在洪洪他們幾個醫學系同學的租屋處,他打電話問我在哪? 我說芬在找我,你先去載她再來山上載我,我人不大舒服,也想早回台北。 他還買了兩束用金莎巧克力、棉花糖做的花束給我和芬,說是路過花店覺得好看就買了。 休息坐一下,晚點等若欣從爸媽家回台北,再看要去哪吃晚餐。 16:38 娟,我沒事的,晚餐再敘,L現在才看到。 假掰就假掰,反正習慣就好,久了就沒感覺了。 剛芬和洪洪也說我為什麼要把不重要的人說的話當一回事? 說的也是,好!我假掰、做作,然後呢? 最起碼我做了,然而什麼都沒有做的人,只會張嘴說我而已,有做了什麼事嗎? 當一個人在不完全了解人事物的情況下,指著他人說三道四的時候,別忘了其他手指頭,指的是自己。 如果講我,能夠讓對方開心的話,那就盡情講吧!這世界多一個人開心,比多一個人難過好,不是嗎.. 16:53 #絮語
請輸入密碼

I'm unveiling a tale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