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I'm unveiling a tale

1月 20日的日記
發覺她真的不會改變。 今天都沒上日記看,在練琴、看商管書,白天去弄頭髮及做一些瑣碎事,稍早打開L回訊、回妳們和瑤,才得知她又有名堂。 是不是應該徹底把她刪除了? 太心軟是在替自己找麻煩,我完全沒有出現,也能讓她有話題牽扯到我,正所謂的存在感嗎? 22:30 待續。 今晚有看到月亮,隔著紗窗拍。 23:36 剛打電話給她,問她為什麼把我電話給咖啡館?她說她是好意,想說看我有沒有意願接店家的商品繪畫。 我說妳有問過我嗎?而且妳不是應該找小萍或是阿仁?我是美術系的嗎?何況當場他們兩個人在,妳扯到我做什麼? 她說我是看妳也會畫圖,順便把妳電話給店家,讓他去問妳。 我說我又不是美術系,再怎麼樣也該找小萍、阿仁,妳都把人家找去了,把我又扯出來,這樣對嗎?為什麼妳老是要自做主張? 還有我有說我非常喜歡司康嗎?妳跟店家說我也喜歡,我可能也會訂,妳現在是什麼情況? 她說妳以前不是說過好吃,那店家做得不錯,妳可以訂來吃看看。 ...我聽了整個超無言的。 我直接跟她說我不想跟妳說了,店家電話打來我不會接聽,妳自己處理。 她到底在想什麼?就像瑤說的不懂她的邏輯,我也實在弄不懂,為什麼總是能夠為所欲為別人的事?每件事都要扯上我。 我其實已經蠻冷感的!今天知道這事,也沒有太大訝異,因為這是她一貫的作風。 覺得她挺閒的,我是沒那個閒情逸致陪她起舞,她想怎樣都ok,我把她的L刪除了!本來不想做到這樣,可是我對她僅存的耐性沒了。 原本打算今天休息一天,好好做自己的事,明天再寫或回L之類的,結果還是被她的事弄上。 待會要看書和靜靜,會早睡,先晚安哦! 0:10 #絮語
請輸入密碼

I'm unveiling a tale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