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unveiling a tale

1月 13日的日記
為了這間偏僻的麵店,走了幾乎整條迪化街,走到若欣、佳玲、芬和我都有些厭世感。 不會太苦也不會過於黏稠的麻醬,不像是味精卻好喝的湯頭,粗細適中的麵條讓我好感動啊~ ( ◜‿◝ )♡ 11:48 真的不懂耶,新申請的ig,前兩天和剛有人提出追蹤要求,我完全沒有貼文和圖,怎麼會想要追蹤呢? 一個是外國人一個看似日本人,看他首頁介紹寫日文,但他的日文內容不大像,12日記。按略過又顯得我很那個,只能不按。(名字用貼圖遮蓋,尊重別人。) 我們在咖啡館。 12:52 台灣防疫破洞,有醫師及醫護人員感染,怎麼網路上有些人會幸災樂禍說太好了?現在的人是怎麼回事?你不是台灣人嗎? 被政治立場沖昏頭了?今天不管是哪個黨執政,這種疫情的事,都不該抱著幸災樂禍的心態吧?真的非常糟糕。 醫師救人的時候,會分病患的黨派來選擇醫治嗎?不會。 當他們染病了,那些貌似得政治絕症的人,卻在網路大肆散播圖文來嘲諷,醫師和醫護人員何罪之有?品德智商怎會如此低落。 14:20 在若欣學校法律系旁聽,芬和我。 稍早旁聽政治系,才會針對相關內容寫日記,教授的言論試圖中立,但還是隱約顯露出自己偏頗的觀點和立場。 這堂旁聽完就回學校了。 芬說我們學校為何沒有法律系?那是因為學校主要是培養中學師資。 我和芬這幾天及下星期,要抽幾天時段來台大和清華旁聽經管和企管,聽看看教授的教學模式。 14:44 哈哈!和芬邊走邊看小宇她傳給我L,笑到都流眼淚,旁邊的台大生都側目我們兩個人,上面刪了一張,有傳她的內容。 我到底心靈有多晦暗,讓她多擔心啦?為什麼老是傳這些給我?哈哈..她不要那麼可愛好嗎? 我的須要主都知道,我須要什麼呦? 我現在須要在清華和台大擇其一,這我自己就可以做決定,不用麻煩祂告訴我哦! ( *˘︶˘* ).。*♡ 15:41 哈哈!哈哈!想笑死我啊!今天是怎樣,被妳們幾個笑得..我和芬、雅、韻翰笑成一團!若欣妳很..我哪有安慰妳啦!說的是真的,真的不覺得髒好嗎?下午都回答妳幾遍了,真的不是安慰話。 妳傳那影片..受不了耶!煩耶!我們一聽到前奏就不行了!..哈哈!在連琴室笑到小提琴拉不下去。 要不要我們學拉那前奏?妳覺得如何? 把妳L截下來紀念!看妳要問幾遍?語音電話妳也打,問也回答妳,妳日記還又問,是要我怎樣啦?哈哈。 21:09 #絮語

I'm unveiling a t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