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I'm unveiling a tale

12月 12日的日記
致未來-對的人 在我遙不可及的想像中,你的面容在沉默和憂鬱的時候,也因為一種賭氣般的天真而惹人憐愛。 它將如何掙脫這頑固的定位,在世俗人前套上一副粗糙陰冷的面具,而不會逐漸與面具黏連呢? 你還會這樣處變不驚地走,似乎是為了抵抗背後一種貪婪的注視,一種襲擊的可能嗎?以後,你會不會變得像我在馬路上,經常看到的人那樣,用壓迫性的疾走來張揚朝氣呢? 他們像一把撐開的傘,由於失去了重心而在空中晃蕩,而你是收攏的,牢牢地在地上樹立著根基。 在同樣的時間裡,我們各自都在做著什麼事情呢? 當我不經意地踩上秋天的第一片落葉,它卡哧的迸裂驚醒了我迷糊的頭腦;當我在金黃色的麥田裡穿行,風把麥穗拂向我的臉叫我睜不開眼。 當消沉了一整天的太陽,忽然於傍晚時分,在濃密雲層的第一道縫隙裡摻上一縷霞輝。 當我看見幽晦的路燈下,一隻孤獨的鴿子俯首尋覓殘食,它翹起的尾翼,映著銀灰的光。 當冬雪無聲無息地在人們的睡夢中堆積,在某一地融化成一條細小的水溝,劃破白色的原野,你都在做什麼? 尤其是當我從夢中驚醒,順手打開床頭的燈,而被它強烈的光明襲擊的時候,你可睡得安穩而甜蜜? 🎐 微博看到鄧麗君的影片,就讓我想到爺爺奶奶、爸爸姑姑、姑丈表哥他們,尤其是爺爺和爸爸!以前鄧麗君在日本很紅,從小也常聽到鄧麗君的日文歌曲。 長大以後,每次回日本只要去唱歌,他們都會要我唱她的「空港」、「愛人」這兩首日文老歌,我自己也蠻喜歡她,她長相和聲音都很甜美。 爺爺奶奶他們,特別愛看我穿著和服,唱著坂本冬美的「津輕海峽冬景色」,我都會學她的唱腔和架勢,他們聽了都很開心!是那種發自內心,真正笑開懷的開心。 其實,從他們每每的眼神中,我完全可以瞭解和感受到,他們要我保留日本國籍的那份堅持。 0:20 #放飛思緒 #7
請輸入密碼

I'm unveiling a tale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