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9月 7日的日記
原本以為事情過了這麼久我可以坦蕩蕩的忘記然後繼續過我的人生 沒想到根本不可能 被傷害的心即時已經過了數十年 仍舊還是有傷口 就像受傷後傷口依舊有疤痕是一樣的 某天 妳對我說 「為什麼我們是母女卻那麼不熟悉」 當下我心中的回答是⋯ 「我們是母女嗎?會有母親那麼狠 那麼摧殘著我的童年嗎?」 「為什麼她可以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然後這麼理直氣壯的問我這問題?」 我不是那麼狠心的人!我也有溫度!我也有愛!但我不是聖人!如果妳經歷過以下這些事情後妳還可以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那我只能說!對不起我道行不高 幼稚園時上課必須自己去 出門前並沒有什麼溫暖的叮嚀 只有一句「鑰匙給妳,回家自己開門」 我跟弟弟差一歲 國小時我讀大班弟弟小班 下課放學後弟弟可以坐機車回家 我卻得走路回家 弟弟制服可以媽媽洗 我卻得自己洗 弟弟便當盒可以媽媽洗 我卻得自己洗 好笑的是我不要臉的放在洗手台 期望媽媽會幫我洗 但事實永遠都是殘酷的 隔天上課便當盒還是在那 我帶著臭酸的便當盒 弟弟帶著乾淨的便當盒 媽媽很討厭我 但是這討厭的原因不是因為我不乖調皮 而是因為我是女孩 別人家小女孩小時候玩芭比娃娃 我小時候玩弟弟不要的挖土機 印象很深的是 我國中成績不好 成績單下來都要從後面往上數的那種 有次媽媽說 「這次考試只要任何科目考80分就可以買玩具」 當下聽到多開心 很慶幸我國文還不錯應該可以考80 所以我很努力的唸 只是想要一組芭比娃娃 果然我國文考了90分興奮的拿去給媽媽想說要領獎 結果媽媽說 「不算!你要數學考80才有」 當下真的從天堂到地獄只有一秒 數學我從來沒有及格過 要我80等於是要我性命 但是我又好想要娃娃噢 所以我作弊 數學82分 國中由始以來最高分 可以買芭比娃娃了 好開心 誰知道回家後卻是惡夢的開始 原來老師打電話跟媽媽說了 說妳家閨女考了史上最高分 老師替我高興 但我媽卻打從心裡覺得我是作弊來的 所以當她問我的時候 我沒有否認 當我承認後換來的卻是皮肉痛 因為說謊 所以用縫針線從我嘴角插進去 因為作弊 所以用童軍繩綁住雙手雙腳 吊在樑柱上 用橡皮水管慢慢抽 在用曬衣夾一支一支的夾在我的嘴唇上 回到前面 被這樣對待的我 妳說 我怎麼可能可以當作什麼都沒發生 嘴角的傷痕 一輩子都在⋯ 而我心中的傷痕也會永遠陪伴著我 永遠沒辦法抹去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