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9月 30日的日記
《等待》 在一間店的角落,坐著一個老婦人,這位婦人總是坐在相同的位子上,等待著,一個人來接她。 店門口,走進一個老人,他總是會在這個時間來接老婦人,他面帶微笑地說著:「小花,該回家了。」 而老婦人每次都回答,他不叫做小花,而且並不認識對方,但他總是會來接她走。 40年前,有個年輕小夥子,名字叫做張三,他在一間工廠工作。這天,老闆因為隔壁工廠缺人,將張三調派了過去,而這次的機會,讓他認識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在這樣的工廠,有位女子在其中工作,對於任何人來說,都顯得格外的突兀。張三第一眼見到她時,就被她深深的吸引,之後的工作之中,張三總是會抽出空閒時間,去隔壁廠與她聊天。 日子一久,兩人逐升好感,女孩名字叫做美玲,他們常在工廠下班之後,去工廠隔壁的麵館吃晚餐,一邊談論生活所發生的趣事。張三說道,工廠老闆這次看準時機,準備在國外設立新工廠,而他因為工作努力,老闆準備派他前往國外設廠。 老闆說,這次只需要兩年的時間,只要時間一到,就會放他回來,希望美玲能夠等他兩年的時間,兩年之後,就會回到這個麵館裡找她,希望這段時間,能夠等著。 回來之後,我們就結婚,張三堅定地說著。 兩年後,工廠設立的非常成功,老闆非常開心,想要繼續在國外拓廠,十分的希望張三能夠繼續留下來幫助他,並且跟張三承諾,這次只要工廠搭建完成,就會放他回去,不會耽誤太多時間。 張三有今天的成功,也是因為老闆的提拔,況且,兩年的時間,也沒有再與美玲聯繫,在這個念頭之下,張三決定留下來,幫助老闆。 而回去的時間,也是十年之後了。 十年,他回到了家鄉,但是在家鄉的一切,早就跟當初不同了,慶幸的是,麵館依舊在那,只是已經成為老店了。 張三抱持著一絲希望進入店裡,但可惜的是,美玲早已不再那個位子上了,他點了碗麵,默默地拿到那個位子,平靜地吃著。 他也明白,是他沒有遵守承諾,沒有在兩年之後回來找她,所以也不能夠去奢求美玲一直苦苦等著他。他思考著,若是能夠再次遇見美玲,假如她早已結婚生了小孩,那他會送上最後的祝福。 其實...美玲還是等著他,可是因為搬家的緣故,沒有辦法每天都到麵館裡去等他,而去店裡的頻率,從原本的每天都去,到現在一個月,才會去一次。 而這天,當美玲進到店裡,她一眼就認出,張三回來了,他一樣是那個他,只是臉上多了些皺紋與滄桑,但是美玲仍一眼就認出他了。 美鈴想與他相認,卻擔心著對方會不會認不出他,眼看著張三要將麵吃完離去了,她也下定決心,往他的方向走去,對著張三說了一句。 「你看起來真眼熟」 張三與美玲之後辦理了結婚,日子可以說得上是過得很美好,他們之後生了個孩子,每天都忙於照顧小孩,生活十分充實。 某天,張三接到警察通知,要去警局一趟,張三緊張得趕緊前往警局,深怕有甚麼意外發生了。到了警局,只看到美玲呆呆地坐在椅子上,看著張三的到來。 員警們說,剛剛有位年輕人送這位老婦來警局,因為她忘記了該怎麼回家,而她只記得,張三會回來接她。 之後的日子,張三每天照顧著美玲,時常與美玲聊聊過去發生的故事,但是到了隔天,美玲總是會再次忘記大部分的事情,但是張三仍不厭其煩地說著...。 只因為美玲為了他,整整等了十年,而這次,他決定要為了她,等上他最後的一輩子。 這天,麵館裡老婦人仍坐在那,原以為進來接他的,會是同一個老人,但這次,進來的卻是個身穿西裝,打扮得體的年輕人。 年輕人走向老婦人,對她說著,母親,該回家了,父親他不會再來了。 而老婦人對他說,我不是你的母親,我也沒有丈夫,哪來你這個兒子? 其實,老婦人確實是他的母親。 小花是她從前的稱呼 美玲也是她 只是,她都不記得了。 她看著年輕人許久,仍想不起來與他的任何關係。 只是內心有股說不出來的感覺 她最終還是沒有想起來 只是對年輕人說了一句 「你看起來真眼熟。」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