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忘憂草

6月 26日的日記
那天大吵一架後,本來不講話的兩人有了一兩句話,我仍然對你的話存疑,我仍然不能相你所謂的美好,一再的食言,已經沒辦法讓我相信你,你說很忙,我卻總在不該看到你的地方看到你,甚至在划手機,這樣的你,到底要我相信些什麼?
請輸入密碼

忘憂草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