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小夏

回憶二
這幾天掙扎好久,卡不了內心關卡,我想我這輩子真的無法逃脫這個牢籠,這樣的恨,說不上激動哭,但沉澱澱的,想到時候呼吸不上來,內心止不住的渴望用刀子在他身上一刀一刀的感受他的痛苦,我的快意。 我從來不知道刻骨銘心是什麼感覺,但這樣的恨很自然收放至今,或許有一天當我離開現在這個幸福當下時候,這樣的我應該會出現不可預知的黑暗。 高中二年,我迷惘我自己的未來,每天上課,與朋友在一起愉快玩耍,還有打工賺取生活費,原本計畫選擇的幼保,卻再母親與姐姐間,再母親無法供應狀況下,選擇當下最熱門的資訊科,只因為不用多餘費用,只因為他聽說工作不錯,然後這個坑就自己埋了! 歐。。真心的想告訴現在選擇職業學校的您,如果您不確認仰或迷惘未知,請您花個把個月做好功課,選擇好未來的工作,選擇連結興趣的學習,而不是人家說這個好就進去。 當然當下我也不知這個坑,我依然開心,慢慢的適應這樣沒有家人的生活,我感激舅舅照顧我的妹妹,感激他們將我當女兒看待,我漸漸忘記父親,我想我應該選擇性失憶,因為父親的點滴,記不起來,說在更早前的回憶,國小前的我是什麼人?做了什麼事情?我個性如何?我努力回想,只有一句...我有過那段日子嗎?怎麼都空白了呢? 舅舅舅媽是在這段期間充當我父母的角色,很高興我可以撒嬌可以做女兒,所以我也欣然同意舅舅的行為... (歐。。現在打的每個字。。都感覺自己內心一直在割傷流血,一方面知道自己應該療傷,一方面自己不願面對,苦死寶寶了!) --------------------------- 在舅舅家吃著晚飯,看著電視,聊天時候... "我最近一周有行程在你學校附近,看你每天那麼早出門坐車上課,要不我順路載你去吧!"舅舅關心我 "好啊"我很高興有個像父親的舅舅。 記得這是舅舅與我說的一句話,我很高興,當時我想...時間也不晚,去的時候可以提預習功課,還可以一個人在教室自由,挺好的! 這周也是我黑暗開始,我不知道自己的行為該怎麼對錯可言,但我知道我被嚇壞了!有絕望,有痛苦..還有什麼.. 早起好處在車上可以多睡也沒關係,早餐慢慢吃。。快意極了! 連幾天都是這樣,這天依然如此 "吓我一跳!"當我準備好打開房門的時候,想下樓時候,卻被站在門口的舅舅嚇到了,疑惑舅舅平時在樓下大門等我的... 我還沒反應過來,舅舅突然抱住我,將我推倒在床上,壓上來,嗯..當下我的反應是什麼?歐..對!我感覺有個手摸在我身上及下面,有個濕濕的感覺在我胸部上,然後在腦袋空白後掙扎喊不要,我很激烈的想推開舅舅。 我極度害怕恐慌,而舅舅再我更激烈準備大喊的時候,清醒過來,驚慌失措的我,那天...我不知道自己怎麼在學校,被我卡掉了回憶,很簡單的...我真的想不起來,努力思考判斷自己可能是一個讓我無法面對的畫面。 記得舅舅跟我道歉,我應該是原諒他了吧!我盡量讓自己適應這樣的狀況。強迫自己如同當初的堅強。也許我適應了... 但那段時間的我到底做了什麼事情...我怎麼也想不起來,我記得一個感覺..就是很黑很黑的世界,絕望的生活,還有一缸浴室的水... 我盡量不跟舅舅有接觸,但也一直說服自己沒事,舅舅不是故意的! 那天晚上我不得已上舅舅的車,嗯...理由無法拒絕,沒人帶我回家,但舅舅要辦公,我等著,自己在裡面的小床睡著了,等著舅舅結束帶我開車回家,朦朧間,我感覺呼吸困難,睜開眼的時候...舅舅已壓在我身上... 我在做夢嗎?我嚇的不敢動,任由舅舅在我身上摸索,忘記舅舅跟我說什麼..那天的我,回到家什麼都沒做,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這是夢吧!身體好疼,好痛!我記得我一直這樣跟自己說。 隔天不知道怎麼上完課,一路的成默,一直到晚上洗澡爆發。 洗著身體,洗的一邊又一邊,不知道洗多少邊,怎麼洗都感覺不乾淨,不舒服,好噁心,想吐! 好想拿刀割開,裡面不舒服,真的很難受,洗不乾淨了! 每天晚上洗澡,我洗不乾淨,每天早上在學校,我不再是那個愛笑的女生,每天安靜看著窗外或低頭看桌子,看著老師的教學。 在我的視線裡,所有東西都暫時不動了!我看不到任何的意義。我怎麼了?感覺到自己的視線開始模糊...是誰問我怎麼了? 歐..我到底怎麼在這裡,前面的老師及另一個輔導老師看著我? 我無法開口,他們問..我怎麼了?他們問什麼,一張一合的...我只知道手上有很濕的衛生紙,看不到老師長什麼樣子... 老師拍拍我,老師看著我...我開始有點不安,是我髒了所以他們看我嗎?可以給我一把刀讓我清身體嗎?是我做錯什麼嗎? 終於..我將自己舅舅告訴老師,老師很激動很激動...我好像差點感覺到舒緩,有點溫暖,好像媽媽的感覺。 (抱歉...目前無法打下去)
請輸入密碼

小夏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