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9月 10日的日記
嗨! 我記得非常清楚,永遠也忘不了的非常清晰的記憶,當時大概是國中吧,我還沒有發病,也忘記為什麼就跟父母吵起來了,最深刻的一句我說:「難道你們要我跟OOO一樣去跳樓才甘願嗎?」我爸說:「去啊,你以為會有人記得住你嗎,你想跳就去跳啊。」後來吵架也不了了之,但這句話深刻的留在我心底,我不知道事有多麼生氣讓他可以講的出這種話,我跟一些要好的人講過這件事,他們卻不以為意說可能只是我父親太生氣了、或是那是無意的等等,可是我真的不能夠理解到底要怎樣才能夠說出這種話。 發病之後,我每次想到這件是就覺的心理安慰吧,我死了,他們也不會記得太久,這場病對我們來說都是個災難。 我換過幾個醫生,但在我媽知道我發病之後,她就帶我去她看的那間診所看同樣的醫生,之後就沒有再換過了,最初,醫生跟我說我有可能是躁鬱症我也是點點頭說知道領藥就完事了,我以為這跟憂鬱症一樣,沒什麼差別,因為我身邊有一個中度憂鬱的很好的朋友,所以我知道我當時發作跟我朋友發作時沒有太大的差異的,所以我以為就只是憂鬱症而沒去深究,是一直到躁症反反覆覆出現幾次之後我才覺得不太對勁,上網查了一下,才知道其實躁症也是一樣的可怕,有時後一天之內我會反反覆覆的躁症鬱症相互交換,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當躁症出現我覺的心情非常好什麼事都可以做到的時候,我覺得我根本不必吃藥,所以我就漏掉一餐的藥,而鬱症來臨,我覺得吃藥根本沒有效果所以我也不想要吃藥,這是一個很可怕的相互交換,有時後導致我好幾天都沒有吃藥,為此我還設定鬧鐘提醒我每天吃藥,事實上這鬧鐘有時靈有時不靈,吃藥根本看心情,我也想好可是光這點我就說服不了很多人,可能每個人都認為我根本不想治療吧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