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9月 9日的日記
嗨! 大概要從很久以前說起了吧,每個人的求學路上總會遇到一兩件霸凌事件,或許你是旁觀者,而我卻是受害者,當初才國小五六年級,對於現在霸凌觀念普及,當時根本沒有這種觀念,當初我只是覺得為什麼大家都開始不跟我玩耍,也疏遠我了,就連老師也對我視而不見,最大的打擊大概是,我心底認為她是我最好的朋友,而她卻因為另外一個女生對我翻臉,其實記憶到現在也很模糊了,只是我依然記得,突然之間我們從最好的朋友就變成陌生人了。同學不理、老師漠視,在那種情況下我沉默了兩年。 最後終於上國中了,我以為會是一個好的開始,但並不是,我依稀記得我哭著跟我媽說我不要去上課,我媽說你怎麼可能不去上課呢?每個人都要上課的,從此之後我在也不會去跟她爭論這些,我起來我自己都覺得好笑,可是事情一遍遍的上演,每當放假周末兩天,周日晚上我總是會特別焦躁,但當有連假,只是多放一天,三天而已,上課的前一天我會躲在被子崩潰,我還記得我當時不敢出聲的哭,因為當時家裡隔音不算好,我如果大哭一定引來我爸媽關切,我不想。國中三天就是熬,熬過去的,寒、暑假收假是特別嚴重,前一個禮拜我會開始心情焦躁,前一天晚上哭幾乎整夜,在此聲明,我很喜歡上學,喜歡學習新的東西,對讀書、寫作、解題我都很喜歡,但我接受不了開學這件事情,我喜歡上學,但不喜歡開學,當時我是這樣以為的,因為國中女孩們總是愛搞小團體,我當時算時游離在各個團體之間,沒有跟誰比較好,也沒有跟誰交惡。 我也忘記從什麼時候開始,我開始討厭人多的地方,討厭陌生人,非常在意別人的眼光,對自我要求越來越高。 等到升上高中,我以為我完全好了,除了初期高一有以上症狀,之後開始這些都漸漸消失不見,我無比慶幸我在高中有交到很好的朋友,雖然很多朋友都很少在連絡,但我慶幸有他們陪伴我度過一整個高中。 上了大學我也很開心,我讀到了我最想要的科系(設計類的),接下來就是噩夢的開始,我先是很開心的度過了大一上學期的一半,看到其他人的作品出色,我對自我要求也越高,但是有一天突然失控了,我記得非常清楚,那天我正熬夜做著作品,但是那瞬間就來臨了,我也忘記怎麼來的,我只記得清楚的是我當下一心只想跑到頂樓跳樓,我大哭,跟瘋了一樣,因為我視在學校附近租套房一個人住,所以當下沒有人可以幫我,我根本不知道我發生什麼事情,但我知道一切都毀了。 在那一瞬間發生之前,我遇到一個跟我聊的不錯的女生,我們在高二認識,她小我幾歲,但我們很聊的來,她有憂鬱症,我偶爾會聽她講話,讓她發洩,但我當時不以為意,我其實在那一瞬間之前,我就像個正常人,覺得怎麼會有人拿美工刀自殘呢,我當時只覺得可笑、又同情,我高中同學也有幾個是如此,但我當時的想法就覺得不需要嚴重到割腕吧。 那一瞬間發生之後,我跟他們一樣,覺得只有割腕才能一解心中難以平復的心情,很難形容那是一個什麼樣的感覺,就像是只要一割下去心中的大石就放下了,割的瞬間,你覺得自己好像還活著。 對於過去的記憶我開始感覺模糊,我突然記不起很多東西,我很清楚的知道我回不到過去,我去看了醫生,我同學陪我去的,因為事情是發生在學期末,我很感激我的同學,願意大晚上陪我看病,因為當時我睡不著,只要一躺上床,就發作,所以當時因為是在大醫院開的藥,比較重,吃完整個昏睡過去,我的發作初期我還不知道怎麼控制的時候,我第一件是就是拿美工刀,為一慶幸的是我就算割的再用力都還保有理智是絕對不能用刀鋒割,後期有陸續換醫生,到現在一年半了,我天天吃安眠藥睡覺,有時後還不一定睡得著,就像今天一樣。 醫生有給我明確的答案說我是躁鬱症,到現在一年半,我經歷過許多次的鬱期跟躁期,反反覆覆的,讓我身心俱疲,我知道比起一些人我好很多,但對比我發作之前,簡直是天堂跟地獄的差別,事情零零總總下來很多,一時也說不完,今天依舊吃了藥還是睡不著。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