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我,從小生長的環境可以說是很不錯,父母親都是有穩定工作的公務人員,也很重視與孩子間的互動,對於我們的陪伴跟教導都沒有少。媽媽常說我很好養,不太哭鬧,哭了只要跟我說:好了眼淚擦一擦不哭了,我就不哭了。我有一個哥哥,兄妹間總是會有衝突,每當有衝突我總是閉嘴忍耐,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哥哥說什麼我就做甚麼。在學校也是維持著資優生乖寶寶的形象,戰戰兢兢不希望有任何差錯。不得而知我這樣的服從個性是從哪裡來的,只知道自我有記憶以來我不斷在實踐我信任的人說的話。這一點我是這兩年才發現的,服從或許是我天生的陋習吧。 然而,在成長過程中,我一再的受到朋友的背叛,事情可大可小,國小時朋友慫恿我說出喜歡男生的名字,答應我絕不告訴任何人,卻當著我的面大聲的告訴那個我心儀的男生;說好大家要一起穿裙子,我鼓起十二萬分的勇氣穿上裙子去學校,其他人卻只是在褲子外套上一件裙子。國中一個好朋友背著我到處去別班說我是壞女孩,導致我在外名聲敗劣;高中很好的朋友無預警的疏遠,沒有任何理由,如今形同陌路。經歷這些種種,我總是給人一種距離感,一種自我保護的界線。我不習慣跟別人交心,可以說我屬於逃避依戀型人格,但卻很容易相信別人,對人和善溫暖,這樣的先天跟後天的矛盾衝突讓我成為受歡迎的邊緣人。現在的好朋友是經過百般試煉留下來的,短暫的、無緣的都如此逝去了。 感情方面,在我國高中時,同意父母的觀點,把重心放在課業,拒絕了所有追求者的玫瑰。上了大學,期盼著可以走入一段感情,而身邊也不乏追求者,但也因為自己心理的障礙,無法完全敞開心胸,自然怎樣都感覺不對,所以一次又一次把對方推開。總是在以為交到一個好朋友之後,卻換得他們轉身就走。數來數去也不下十位,值得慶幸的是,至少對於某些人來說,我是很棒的。 現在我是一個大學四年級的學生,也在今年遇到我人生第一位男朋友。走到今天,對於我自己依舊充滿疑惑,甚至是不理解。而過去發生的事情我只有告訴我男友,這對他造成相當大的負擔以及煩惱,即便他展現對我最大的信任,在他身上依然投影出社會大眾對於這種事情的疑慮,他讓我勇敢也讓我退縮。但是我希望可以記錄下這一切,不是為了要給予制裁,也不是要昭告天下,多是因為我對這段過去也存在許多不安以及疑問,透過仔細的回顧,希望可以理清思緒,放下並面對,給自己救贖。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