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絵本
簡略版本 在被遺忘的草窩裡,盤踞著一頭怪物,他很大、有著厚重的巨角與長長鬃毛,邪邪的眼睛透露出扭曲的心智,每天每天哀嚎的縮在角落,悠悠長聲在廢墟裡面遊蕩,一次又一次,不只一次外面的旅人到了這裡,不是被吃掉就是被嚇跑,當然也有著不懷好意跑來這裡狩獵的獵人,那些技術不純熟的想當然被殺死了,骨頭就高高的堆在窩旁,其中也有特別厲害的傢伙,穿成怪物的模樣就像理解著他的同伴一般,在相處段時間便亮出了獵刀,在背後狠狠的刮了怪物的肉下來,像是要把他背後的那排利刺刮下來般,不過顯然是力氣不足或是決心不足,她只在怪物背上留下兩排歪歪的痕跡,他殺了她,然後一點一點的把她吃乾淨,她剩餘的部分也跟著怪物一起痛苦的活下去,或許這是他認為會好的報復吧? 後來他越來越老了,行動也不利索了起來,就在一次受傷後,他也幾乎沒有離開巢穴,周圍又髒又破敗,直到魔女的到來,她到來的那天隨同流星雨已一起到來,藍色的星星拉長了火光旁邊怪物的影子,那裡頭有好多張臉好多表情,那些痛苦而扭曲的臉孔隨著星星的火光震碎,怪物常年不變的表情也有了鬆動,自稱迷路的小魔女,一蹦一顛走向他走去時,他很確信這張臉龐跟她相似,小魔女問很輕很輕的問,這裡是駝肖嗎?或許是發音不清楚,也或許是從始至終都沒人好好告訴過她出生地,從他人的隻字片語中拼湊而來,怪物回答她找錯地方了,對、即使他知道沒找錯但還是說了謊,可魔女卻說不知道回去的方向死皮賴臉住了下來,接下來的日子或許是 最後魔女離開了,可也有一部分也這樣消融在世界裡,在離開後,或許那也算是一部分原罪詛咒吧,魔女的影子也開始混濁起來,跟當初那頭怪物一樣有著好多張臉在裡頭,當魔女意識到這些時,她的部分已經跟怪物無異,後來她養了隻能吃記憶的蟲子,一點一點,把那些會變得不幸的想法與記憶吃掉,她穿過一扇扇的門往下個世界走,每次蟲都會問她是不是要停下來,可魔女只是搖頭在搖頭,拜託蟲吃掉更多的她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電量偏低:20%
網路連線緩慢
網路連線不穩
無法於 Microsoft Edge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無法於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