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我是誰

7月 13日的日記
環台day3 9p.m 原來我是一個“努力用心的人”這句話重重打在我的心,原來我是“固執鐵齒原則太重的人”,“原來我..”,這是我20年人生中,第一次這麼的深深的懷疑自己,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我完全陷入負面,甚至否決了自己的人生,我到底努力在扮演著誰?我是誰?原本的我是誰?我多久沒好好審視自己的內心了,我才發現我是多麼的不了解自己,原來當傷口直接坦露在眾人面前時是多麼不堪,說真的,真的,我到現在還是在懷疑自己該不該說這些,我一直會去想“別人覺得我怎樣怎樣”我害怕丟臉,害怕給別人添麻煩,我真的是個很膽小很膽小的人,我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呢?我把自己侷限住、框架,我內心空缺好大一塊,我到底是誰,又從什麼時候開始,連自己都不相信,對待人總是小心翼翼,我經歷了什麼真的都想不起來了,我想做好這個位置該做的事,因為我不想被人說話,我...我害怕的是我自己,我害怕面對這麼懦弱的自己,連自己都否決自己,別人在怎麼肯定都沒用,很多道理我以為我都懂,也都經歷過,但原來,我都是用?樣的我,讓自己成為這樣,我在逼自己,說真的,從出生到現在我有過什麼感動嗎?總是平平淡淡冷冷清清,我甚至覺得自己沒有被愛的資格,別人對我的好意,在那短短的幾小時內,我都把他往好壞好壞的地方想,他們說的都不是真話、都在作假、都在說漂亮話,全都是我認為,都是我認為,我認為了什麼,我是不是也一直把想靠近我的人推開,因為我覺得,自己得害怕、懦弱會傷害到很多人,那倒不如不要靠近,其實我真的覺得活在這世上好累好累,我為什麼要活著,我為什麼要受折磨,如果連快樂都沒有,我真的有活下去的意義嗎,我太害怕別人的眼光,我的情緒是不是會影響到他人對我的觀感,是不是覺得我這個人很糟糕很負面,我怎麼這麼爛,會這樣想,我把自己貶低到一個不行,當下我真的想離開,就算這麼多人和我說話,我都覺得那沒辦法觸及到我內心最深處那個最傷痕累累的我,系會這一年我改變多,但都是別人覺得我變,我自己呢?我從來不這麼認為,或許我把他當成責任,不自覺的產生壓力,越壓越重,什麼事都該去消化、排解,要自己懂得調適,我對自己說這些話,其實都是滿滿的無奈,因為我不得不這麼做,因為我不這麼做,我如果不變,我要怎麼在系會生存,我對自己有要求,我是為了什麼進來的,我的心太重太重,我也被壓的越來越低、越來越緊繃,我不懂自己的心,可我一直以為我懂,我不懂自己的情緒,我以為我排解的很好,但這些我以為,都在不知不覺中把自己漸漸壓垮,我太膽小,卻硬把自己裝進盔甲,我怕,太怕,比起道歉我更害怕出錯,當有了責任,是不是每個人都會變成這樣,千瘡百孔,還是歸根究底,我太軟弱,我有那麼一個念頭,好希望自己真得憂鬱症,至少讓我知道我有病,所以我很正常,因為我有病,想找我哥,因為我要止痛劑,他能暫時緩解,一瞬間我覺得全世界都不要我,我脫離了,再也不見了,真的什麼都沒有了,我可以離開了嗎,我好想好想離開,覺得自己,快被逼瘋了,放我走,拜託
請輸入密碼

我是誰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