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生了一場病, 一場不會好的病, 空閒下來的時候就容易發病, 發病的時候很疼, 眼眶變得朦朧, 看不見也聽不見, 只是心裡一直有聲音告訴自己, 忘了吧, 卻怎麼也忘不掉, 腦海裡的畫面變成針, 卻不能把針丟了, 只是一直縫補出過去的畫面, 來來回回穿過腦海, 補起來的畫面很美, 滋味卻很鹹。 病來了很疼, 卻沒有辦法止住, 人生的路還這麼長, 該怎麼過才好。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