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3月 1日的日記
《情·奴》第30章:尾声   3号包间里的中年眼镜男,把疾驶的车停到了自家楼下,坐在驾驶室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真他妈是太惊险了,好好的调教表演,怎么会闹出这么大的火灾?要不是我反应的快,差点就没跑出来!”中年眼镜男,这时才感觉到自己浑身的疼痛,咧着嘴揉着肩旁,嘟嘟囔囔的骂了一句。   回想起刚才,自己在调教宫殿逃命时摔倒的狼狈样子,急忙拿起公文包,把那个蛋型的瓶子取了出来。看着这瓶完好无损的酸奶,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这可是瓶价值10万元的酸奶啊。   “刚才真是太冲动了,刺激的昏了头了,怎么能花10万去买你呢?”他欣赏着手中的瓶子,自言自语的说着,然后他又笑了出来,“不过幸好有这场大火,大家全都跑了,我一分钱都没花。不然,我的课题研究经费又该紧张了,哈哈哈……”   回到了房间里,伶鸽看到他的样子,诧异的瞪大了眼睛:“南星教授,您这是怎么了?”   南星瞪了她一眼:“你在叫我什么?”   伶鸽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怯生生的说着:“对不起,奴儿错了,在家里应该叫‘主人’!”   南星放下公文包,缓步走到伶鸽的面前,用色迷迷的眼神打量着她。南星腿间已被玲珑的表演撩拨的火烫发涨,他一把扯开了她的睡衣,把她按在餐桌上,粗暴的撕开她的内裤。眼镜男用口水在她的腿间涂抹了几下,用作润滑,然后深深挺身进入。   “小鸽子,你这个小贱货,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在家里要喊我主人,不许喊教授!”他一边粗暴的抽送着,一边挥舞着肥厚的手掌,在伶鸽白嫩的臀部上反复的抽打着。   “主人,我错了!就是每天在学校里叫习惯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伶鸽趴在餐桌上,忍受着粗鲁的对待,嘴里求着饶……   终于,南星的欲火得到了释放,他满足的拉上了裤链,看着白色的粘液从她的腿间滑落到了地面。   “记得舔干净!”南星冷冷的撂下一句话,提着公文包上了阁楼。这是一间带屋顶花园的房子,花园里的阁楼,被南星改造的既隔音又隐秘,把这间阁楼改造成了让伶鸽恐惧的“鬼屋”。   进了鬼屋,南星把那瓶酸奶放进了收藏柜里,然后又取出一个相框,精致的相框里,一个清纯甜美的女孩正展露着青春的笑脸。他眯起眼睛看着相框,隔着玻璃,他伸出舌头贪婪的舔舐了一下。   “我就快得到你了,嘿嘿嘿……”在昏暗的灯光下,他那张淫邪的笑脸,越发显得阴森和恐怖……   五年后。   阿庆回到了家里,看着曾经被玲珑收拾整洁的房间,早已经布满了厚厚一层灰尘,就像他此刻的心情一样。   餐桌上,静静地摆放着一把家门钥匙,那是玲珑留下的。其实,玲珑留下的不仅仅是一把钥匙,还留下了五年时间里,一直都在折磨阿庆内心的那种内疚和痛苦。   回家已经一个多月的时间了,阿庆有些颓废,   手机号码早已经停机了,QQ上也再没有人联系他了,就连他最在意的那个玲珑的QQ头像,也早已经变成了灰色。   他换了新的手机号码,联系上了链子,链子告诉他,现在大家都已经流行用微信聊天了。微信是个什么东西,他不知道,他只觉得这个世界变化的太快了,这五年的时间,已经让他对这座城市感到了陌生。   “可以见个面吗?我……我现在也没什么朋友了!”阿庆在电话里尴尬的说着。   他是多么的想从链子的嘴里,听到关于玲珑的一些消息,哪怕是一点点都好。可是,话到嘴边却没敢说出口,他想见见链子,觉得见了面总能得到一点玲珑的消息。   周六的下午,按照约好的时间,阿庆揣着复杂的心情来到约定的咖啡馆。今天,他努力的把自己打理的整齐,想尽量的去掩饰今时今日,自己的那种颓废。   “在最里面的那间卡座!”在咖啡馆的门口,链子在电话里告知了方位。   阿庆找到了过去,抬头见到座位上的女人,一袭紧身的黑裙把身材包裹的曼妙而又曲线,她神情恬静,优雅的看着窗外,面前的咖啡杯上印着艳丽的唇印。   阿庆呆傻住了,眼眶瞬间湿润了起来,面前的女人不是链子,正是他朝思暮想的玲珑。   玲珑转头看着阿庆,良久,轻轻的说了一句:“坐吧,别傻站着了!”   阿庆这才反应过来,带着满脸的愧疚坐在了对面,看着眼前的玲珑,久久的说不出话来。   “过得还好吗?”玲珑率先打破了沉默。   “刚回来不久,还在适应,这个社会变化的太快了。”阿庆尴尬的苦笑了一下,“我……我没想到,你的变化也这么大。”   “是变老了吗?”玲珑搅动着面前的咖啡杯。   “不……不是!”阿庆忙不迭的解释,“是……是变得更漂亮了!”   “这几年的变化是挺大的!”玲珑抬眼看了看阿庆手里的N95手机,“你还在用诺基亚,但是,大家都已经在用iphone4了。”   两个人,一阵的沉默。   “我……我没想到,你能出来见我。”面对着玲珑,阿庆有些吞吞吐吐,“你……还恨我吗?”   “恨你又不能当饭吃!其实,后来链子把所有的实情都告诉我了,我也知道你是被九爷诱惑和利用了。要说不恨你吧,但你确实伤害了我。”玲珑放下手中的咖啡杯,略有些调侃的口吻说,“要是恨你吧,那我就要一直去想你,我还怎么去忘了你呢?”   阿庆苦笑了一下,脸上尴尬的表情很难看,又再一次的沉默了。   没见到玲珑之前,他日思夜想,似乎有很多话想对她说,但是,如今坐在玲珑的对面,他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一个漂亮的小女孩跑了过来,打破了他们的尴尬气氛,小女孩奶声奶气的叫着“妈妈,妈妈”扑到了玲珑的身上。玲珑把她抱来,亲昵着,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采。   这时,链子也出现了,来到了阿庆的身边。原来,是链子帮忙把孩子带出去玩了,给他们留出了时间和空间。   瞥到玲珑无名指上的精美钻戒,阿庆彻底明白了,她是早已嫁作他人妇了,又成功的做了孩子妈妈。他感觉,自己的心里犹如挨了重重的一锤,虽然没敢再去奢望能与玲珑复合,但是当现实摆在自己眼前的时候,心里竟然会是那么的痛。   此刻的阿庆,生怕自己在玲珑的面前哭出来,强忍着情绪和链子打了声招呼,站起身来,步履蹒跚的朝门口走去。   内疚和悔恨让他心痛的无法呼吸,他扶住咖啡馆的门,想用尽力气去推开。   身后,传来了一串跌跌撞撞的小脚步,玲珑的女儿朝着阿庆追了过来。她欢快的跑着,奶气的声音朝着阿庆喊:   “爸爸,爸爸……” 【本篇故事完结】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