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3月 5日的日記
我現在在高鐵上,目的地是嘉義的家。目的是奔喪。 我的三伯死了。 我放下原本一天的計畫,立刻從家裡出發。 三伯本名叫火旺,他在人生的最後得了癌症,全身性的淋巴癌,而且已經轉移。我想我們都有心理準備了。 在他人生的最後一個階段,我時常沒能見到他,回家之後去看他也都是在睡覺,或者不得其門而入。 三伯很凶,以前是村裡面有名的時常打架鬧事的人,以前很有名。但是三伯很疼我,對我跟我妹很好,也是我的義父,但是我還是習慣叫他三伯。 他以前是在光泉當載牛奶的大卡車司機,賺了很多錢,養活了他們一家人,三伯胖胖的,抽煙抽很凶,也時常吃檳榔跟喝酒。 我相信這些習慣造成了他晚年的病痛,我不會說是他選擇了這樣的人生,而是因為他職業的關係,他必須靠抽煙喝酒吃檳榔來舒壓,儘管這並不健康,但我想他沒有太多選擇。我更寧可看成是他燃燒了自己的生命,賺錢給了他的家人幸福。而他也做到了,他真的很了不起。 我希望他在他人生最後的階段有感受到他的家人對他的愛。我也愛他,以後我也會想念他。 人終究一死。至少他不用再忍受癌症了。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