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1月 12日的日記
距離我碩士畢業已經一個月了,我也在公司工作了一個月了,想想真不容易,一輩子都在虐待自己,一畢業就開始工作,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看來老師也沒找我做期刊,大概是想趕快遠離我吧!我能理解,讓自己的指導教授痛苦到想逃離自己,是一種罪惡。 和陳太太(前身:吉娃娃)從前年九月交流認識,到去年三月正式交往,到現在,去年年底他送了我一台哀鳳11pro,市價30000多的,算是送我的禮物裡面比較高級拿的出手的東西吧,還有我也去陳太太家裡吃過飯見過他爸媽了,我們總共交往了多久呢?至少一年了吧,認識至少兩年了,但直到現在,我還是覺得他這個人真的有病,我還是隨時做好最壞的打算。別怪我無情,隨時可說走就走,因為他真的沒有給我什麼安全感。前兩天還在炫耀他買的泡腳機給我看,我當時就想,你怎麼到處亂花錢呢?所以你不想為了我們的未來存錢囉?年底去上海看他的時候,看到他的手機跟木子的對話,發現他連續三次開話題跟人家聊天,我當晚已經罵過他一次不懂界線區分,要求他與其他異性採用被動的方式回應她們,他也一口答應了我,結果呢?結果隔天,當我和木子約好要見面,他又硬是吵著要跟,然後一直跟木子聊只有他們才知道的社科院的事情而忽略在旁邊的我,我一怒之下就把他手上我的背包硬搶過來自己背,他氣憤的說我在外人面前讓他丟臉,他也不想想事實是他讓我丟臉才對吧!今天那是我跟木子的約,是我的場子,你只是身為我的男友,我的侍衛的角色被擺在旁邊,那是你吵著要跟,但是為何後來反而變成你和她一對一聊天把我放在一旁?而且還是對一個有男友的女生?他的行為真的有夠噁心到讓我和木子分開後我一整晚都在罵他,因為我本來以為他們背著我一腿,但是我實際上發現人家木子很正常,是他一直跑去主動纏著對方!要不是木子潔身自愛,我也不好說是不是真的潔身自愛還是聯合起來騙我...但是又沒有動機,我只能說我當下看到的就是他“身為一個有女友的男生”在微信上對一個“有男友的女生”“連續三次”主動找話題跟對方聊天,而且截圖給我看還只截上半部,下半部我是到當場自己看才看到的,那行為真的讓我覺得噁心到不行,然後罵完他隔天繼續再犯,跟“有男友的女生”聊天聊的開心到忘記我在旁邊的我的存在,我當天就整整罵了他一整個下午直到晚上,而他幼稚的蹲在人民廣場地鐵站人最多的地方抱頭逃避也是讓我覺得傻眼的舉止,我當下便產生出想馬上回家的衝動。雖然他之後試圖用各種方式讓我不要一直提他跟木子聊天那些事,包括酸我是不是怕男友被搶走,帶我看電影,帶我吃烤鴨,帶我去角落親親樓摟抱抱,甚至到回到房間還繼續吵著要親,但是我電影也看了,烤鴨也吃了,嘴也親爛了,一回頭想到還是接著罵,那景象在我的腦海裡深深烙印揮之不去,但偏偏他又滿不在乎,讓我不得不跟他說清楚,你這種行為叫做不懂得劃清界線,我甚至還舉出我欣賞學長的例子來給他聽,他還是一直堅持自己雖然行為這麼做但內心沒有出軌,但我還是再三跟他強調我今天檢討的就是你的行為,跟你的內心無關緊要,當他第四次想向我證明他的內心無出軌時我就知道這個人根本沒認真聽我說的話,我就開始大聲歌唱“又回到最初的起點~”來酸他,最後我就乾脆不說話了。他就整晚敲牆壁打自己來吸引我的注意,搞到半夜四點還不睡,讓我想到我自己的爸爸也是這樣整天發神經的,我就很不高興的冷冷的跟他說我要睡覺了,如果覺得情緒不穩麻煩你自己出去房間外面緩緩,不要在這裡吵我睡覺。他聽了之後也安靜了,然後隔天一早我醒來後他就跑到我床旁搖醒我抱著我哀求我說他懂我的感覺了真的很對不起我吧喇叭啦,然後一直跑過來要親我,害得我完全無法睡覺,但是後來我客氣跟他說很抱歉喔讓你無法睡覺,他竟然還說沒關係我會包容...這人真的是腦袋有洞,我最後無奈只好看著手中的哀鳳,想想要跟他父母吃飯我就忍一忍,大家風平浪靜海闊天空,然後我回家後再也不要受你無辜的氣了。 而現在我已經回來了,手裡拿著他送的哀鳳和他爸媽送我的兩千八大紅包,心想現在應該是他比我更擔心我不見才是,所以自從我帶著這些東西回來我也不像以前那樣成天擔心他和木子或是其他女生有一腿了,我現在反而覺得他出去跟別人一腿然後離開我正好,這樣我手中的哀鳳和紅包就不用還他了!現在反而看該開始擔心他盯著我或是纏著我或是甩不掉該怎麼辦的問題。 話說年底去上海前有個同事A自從我們在研討會上面一起共事兩天後就來加我賴,然後開始每天照三餐問候讓我覺得很有壓力,尤其是我平日晚上跟他聊天回應他已經很客氣了,而且他的說話方式感覺很屁孩也讓我不是很喜歡,當我再看到他星期六一大早跟我早安的時候我就覺得這人有病,我怎麼老是碰到有病的人,明明我們也還不熟,如果真的有意思要追我能不能按步慢慢來不然只會讓人感覺很輕浮,就算沒有要追我能不能也不要在週末一早熱切問候還把自己參加喪禮的細節跟我報備,讓我差點以為是陳太太找我,讓我覺得自己受到了騷擾。雖然我很想把陳太太換掉但是這人比陳太太給我的感覺更不舒服,他媽的我黃某難不成只會吸引到這種讓人不舒服的怪人?沒辦法我只好按父母的意見已讀不回他的訊息,兩天後再回,然後他就生氣了,不知道跟其他人說了什麼,大家都用奇怪的眼神看我,唉,反正我也不知道副總大媽會不會讓我繼續做下去,可能三個月試用期後就會把我趕走吧!他愛怎樣說我壞話就說吧!隨便他!沒肚量的傢伙 阿公的身體越來越差了,以前那個每天背一百多公斤花生的壯老人,那個三天兩頭開大卡車噴農藥載我們回南部老家的阿公,那個爬龍眼樹殺雞鴨動作乾淨俐落的阿公,那個沉重的鋤頭一隻手可以舉起的阿公,那個常常半夜三點被阿嬤叫出去循水田的阿公,那個三天兩頭開車載阿嬤去看醫生拿藥的阿公,現在因為肺癌的關係躺在床上渾身無力,被碎念的阿嬤照顧著。我們都很感慨,連阿公自己也很痛苦,他難過的告訴媽媽說他不想再受到折磨了...但他就是不忍心阿嬤一個人留下,這世界上除了阿公還有誰能夠無條件包容這個要求很多又頑固的阿嬤呢?我們從小總是將南部阿公看作是真正的好男人,過分的寵愛疼愛阿嬤無條件包容她,甚至孩子和阿嬤頂嘴他還會生氣呢,世界上去哪裡找這種這麼好的新好男人呀,阿公和阿嬤的感情是我們後輩所不能比擬和稱羨的,難道這樣深厚的情感與幸福總有一天也會被時間和病魔所破壞殆盡嗎?生病在床的阿公,唯一的感慨就是不能好好照顧阿嬤,讓我們聽到的子孫感受那其中深厚的感情簡直不忍鼻酸... 明天還要上班,先寫到這裡吧,不過幸好我終於從論文地獄當中解脫了,也順利拿到畢業證書了,這大概是唯一值得慶幸的一點成績吧,恭喜自己呀!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