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月 26日的日記
今天下班回家問willy,3月8、9日出去玩的事,確定了他爸媽也是那段時間出國去玩,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我大概心裡就有數了,知道他希望等他爸媽回國後請他們吃飯的心,只是當他詢問我下個月的班表,且我告訴他我無法確定下個月有沒有連假時,最後他決定往後延,然後不覺得其實我們還是可以出去玩時,我難以說服自己在他心中有佔什麼的分量,說白了,他只想到了他爸媽,然後對於我們原本說好出去玩的那兩天沒任何表示,即使我之後沒有連假也無所謂,其實我根本不在意要不要用旅遊補助的錢,早在一開始我就表明了,那錢給他自己再約時間請他爸媽,但現在卻是因為他爸媽不行,於是就乾脆什麼都不用了,我也是醉了,坦白說這種感覺已經很多次了,我常常就這樣莫名被犧牲了,他也毫無任何感覺,對於我的感受,也不是太過在意,就比如前天我大夜下班,即使我連續年班已經上得很累了,但想說難得放假又還是在週末,於是白天即使很累想睡還是願意和他一起去台北玩、看展覽,然而到了晚上半夜過12點,我試探性的詢問他願意不願和我一起出去玩,他回我,這是他的睡覺時間,我可以自己去玩,我又說,白天也是我的睡覺時間啊!但我還是陪你玩啊!他卻說,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我疑惑了...是我上班得上大夜所以如果想和你相處出去玩就活該犧牲的意思嗎?而他沒辦法為了陪我犧牲睡眠,即使隔天明明不用上班,你可以睡到很晚,綜合以上,我突然覺得,我現在愛的人,也許不是那麼的愛我,又或者他的愛是自私的,愛自己勝過一切,那麼我為什麼在這裡浪費我的人生呢?我想我該做回那個不以他為中心的人了,因為明白到這並不值得。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