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重要的小事

3月 23日的日記
=魔術師= 我在國小低年級某天遇到過一位魔術師。 這樣說並不完全正確,以通俗的說法就是個流浪漢;是那種爸媽會要小孩遠離之搞不好還會報警的怪人。但對那時的我來說,他就是個很有神秘感的叔叔…大叔這樣,是個有故事的人。 還記得那天是下午時段,低年級只上半天課,從小在國宅長大,同學玩伴基本都是居住在同個社區唸同所小學,課餘時間自然也是玩在一起。國宅有個大廣場,三十多年前,廣場角落有幾個通往地下停車場的入口(有樓梯可以走下去)裡面是機車停車區,因為在地下又濕又暗,孩子們總會有莫名的恐懼。 不知道是誰發現了一隻小樹蛙,一堆孩子像發現某種新生物一樣全圍在一起"生物奇觀",就是沒人敢伸手抓,直到有隻戴著穿半指手套的大手一撈,小樹蛙穩妥妥的趴在大手手心上。年代久遠我還真記不起那位大叔的長相,跟電視劇裡的那個魔術師應該相去不遠吧…哦,我是指穿著(笑)。看著英勇的大叔一瞬間就馴服了樹蛙,小孩們興奮的哇哇叫;然後魔術師開始施展了"魔法":跟我們解說了這隻樹蛙的種類,愛吃的食物,喜歡待在什麼地方以及為什麼會在這裡出現…等。根據魔術師"專業"的推測:小樹蛙應該是從地下機車停車場一路沿著樓梯跳上來,理所當然應該要送牠回家…。但那可是有可怕的魔鬼鬼出現的地下室啊!!連小樹蛙都沒膽抓的小屁孩怎麼可能有膽帶小樹蛙回家?所以,這個重責大任還是落在成功馴服小樹蛙的魔術師身上。我永遠記得看著魔術師走下樓梯的背影,一度以為他就會這樣消失在地下室。 當他又完好如初的走上來時,我還真大大的鬆了口氣…。他接受完大家崇拜的眼神後,說了句:回家吧。大家一哄而散,看著他逐漸遠去的背影,在我反應過來前,雙腳已邁開朝他跑去;直到今天我還是想不透那時為什麽我會追上去,想知道他的下個目的,想知道關於這個人的故事,關於他的…魔法。跟了幾步後,他居高臨下的看了我一眼,"你該回家了。" 這是他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只記得我張開了嘴但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表達什麼。 現在想想,還好他沒問我要不要跟他走或是想不想去99樓…(笑) 但是如果他問了,我會跟他走嗎?沒有發生的事誰也不知道答案。 看完天橋上的魔術師,讓我想起了記憶深處的這段"魔術師奇遇",多年後的現在,那位"魔術師"是否也回到了屬於他的99樓?
請輸入密碼

重要的小事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