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沉默
我是陈枫长,今天是我来汕头的第九十一天,也是实习的第八十六天。 早餐又回归了老台门的节奏。 早上没有手术。所以先去病房。 间隙感染的病人需要换药。臭鸡又蛋味。贼TM难闻。 然后就回门诊了··· 然后就真的没病人了··· 突然又回归了正常的节奏···我不喜欢正常的节奏···我喜欢的是昨天那样的忙碌的节奏啊···· 10点多了,居然几个实习生都在坐着聊天····这不科学你懂吗····(我的后羿能上天····) 11点多突然马主任就来了几个病人···我还想早点和小不点去吃午饭的啊···· 12点之前下班了。 两个人去吃粿条汤。中秋回家之后,都将近一个星期没有和小不点一起吃饭了啊··· 小不点24期买了苹果6.我说她挺贵的,挺傻的。 她也说现在觉得自己挺傻的。但是她喜欢分24期,明年自己赚钱了就可以自己还钱了。 恩,这样也好,她有她自己的想法,这是好事。 下午有手术。 但是马医生没有。所以这一台手术就有一堆人了···· 楚贤和钟玲说要过来看,结果下午楚贤果断睡懒觉了。 但是依旧是一堆人。 两个医生,五个学生。 看了看全景片。昨天做的根管治疗。两个1都是恰充,两个2都是欠充,当然,影响不是特别大。毕竟根尖要切除。 铺巾的时候,接过马主任的消毒巾。铺下后,马主任盯着我,我也盯着马主任。他说:手不要碰到输液架。(刚好输液架就在我旁边)我回答说好。他又说你刚刚碰到了。 我依旧看着他,他也看着我。“我刚刚碰到了吗?”“恩,碰到了。你去换个手套吧。” 我没有再解释什么。既然我开口确认了一遍,他也一样回答了。那么我“肯定”是碰到了输液架。所以我乖乖的去换了新手套。 其实我并不知道我到底有没有碰到,也许我并没有碰到,只是马主任站在我对侧,因为角度的问题他以为我碰到了。 也可能我的确是碰到了,但是我没察觉。 但是我知道,我去换手套而不是无谓地 辩解才是当时最正确的做法。 他是老师我是学生。他是科室主任我是实习生。 所以,照做就对了。辩解毫无意义。 沉默是金。 老师术中的时候,骨钻突然罢工了。老师拆下了钻头,手套沾上了钻头嵌入器件部分的机油。(这是很明显的污染) 马主任提醒了一下老师。老师只是尴尬的笑笑,说了句那我的手就不碰伤口了。然后就继续操作了,马主任也没有再说什么。 两者鲜明对比。 地位不一样,态度自然也不一样。 一视同仁是不对的。 下了手术。回病房。马主任突然说想给间隙感染的病人来个穿刺。老师当然没有反对的意见。然后马主任默默说了句:练意由你来动手···(花式坑我老师?) 穿刺,肿胀部位针头一扎一抽。恩···是血,而不是脓液。 内科也过来会诊了。(这个病人有家族史糖尿病,而且很有想法,而且还不想用胰岛素。) 建议使用胰岛素。这样病人也就没话说了。 回门诊。给之前带着两个小护士的那个主管护师根备。 然后再回病房。简单整理一下病历。 然后下班。和老五加炯去买菜。 今晚窝蛋白菜五花肉。 晚上和天天龙龙博士开了一波车。 楚贤约了我跑步几次了,我都给拒绝了。 有点堕落啊··· 手机完全充不进电了··· 希望电池早点到吧···· 周末还要去潮州找局长的···不能没有手机啊···· 晚安。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