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战斗之夜
我是陈枫长,今天是我来汕头的第八十天,也是实习的第七十五天。 早上是接台手术。 舌肿物和腮腺肿物。 手术还没开始,梓泓就被叫去病房开医嘱了。 两台手术都是我去当二助。 舌肿物很简单,胡院主刀,切掉,然后缝合,就直接过手术了。 腮腺肿物就是老师主刀。 解剖面神经。 找血管找神经找了挺久的。 最后总结是体位的问题。所以作出的判断不够准确。 缝合,帮老师剪线。 下手术,查房,回门诊。 今天约了之前的取模病人。 到了门诊,病人已经躺在马主任的牙椅上了,马主任用蜡片填掉一些倒凹,不过效果并不是很好。 取模,这次很顺利的就脱模了。但是似乎是材料不够多。于是重新再取一次。 取模结束。 然后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早上了。 有病人来拔牙,也有病人来拆线。 下班前又和老师添晓在研究中秋。 反正已经决定了,14号早上下夜班就走人。 下班,和中专三人去吃粿条汤。 然后楚贤就把自己刚做了不久的假牙落在店里了··· 几个小时后才想起··所以感觉要再重新做一个了··· 休息了,回宿舍就召集车队,疯狂开车。 晚上猪脚饭,周末不煮饭。 吃饱了。原本是想约小不点一起去买车票的,然后可以一起去逛逛,但是她刚好有事··走不开··· 明天又刚好她值班···明晚她也没空,但是她约我说明天下午她下班了,再和我一起去,我原本是答应了的。 但是想想,反正今晚也没什么事,不如就自己一个人去买吧。 于是一个人就走路去汽车总站。 也不算远,中山公园后面,过个解放桥就到了。 买了14号早上的车票。75! 回宿舍的路上,刚好局长找我聊天,问我什么时候去潮州找她呢?我突然不知道怎么回话,因为最近都想着回家,也没用计划说过去潮州。难道她是希望我明天过去找她?但是明天感觉懒懒的··· 我回她道:明天? 她也很震惊,有些猝不及防。明天的话,好像有些突然,她说道。 我便对她说,我准备回家过中秋,等我中秋回来了之后的周末再去潮州找你吧。 她答应了。 回了宿舍,打个电话给妈妈,告诉她回家的时间。 然后就可怕了··· 战斗之夜···虽然10点就结束了···但是我却是3点多4点才睡的···· 被广胜丹春拉着···然后花式连跪···· 期间三人还抓了只老鼠···被丹春KO。 睡觉!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