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问题?
我是陈枫长,今天是我来汕头的第七十五天,也是实习的第七十天。 没有病人了,可是还是先去住院部····然后也没有收到病人··· 去门诊,门诊也没有病人。 然后九点了,去开会了···· 无非是安全问题实习问题住宿问题。 加炯和星辉在抱怨,老师不负责任啊,动手机会少啊···· 其实这些东西都不是问题,可以解决的才叫问题,解决不了的问题,没有意义。无非抱怨一下而已。 就好像宿舍的积水问题,反映给科教科又怎样呢?科教科的老师都住宿舍好几年了,都习惯了··· 抱怨别的,还不如多在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10点前就结束了,回门诊。 打下手!看书。 连续来了两个牙折的病人,只是拔除了折裂部分。 梓泓给病人根充,然后病人拍片回来,我看了看感觉欠充···马主任看了看,恩,欠充···刚好胡院在旁边···怎么会欠充那么多····· 然后马主任就叫梓泓把充填物都去了,重新充填···· 然后马主任亲自上阵。然后弄了半天,发现根管堵了,通不下去的····马主任抱怨说梓泓怎么不说一声,说清楚充填的情况····梓泓咂咂嘴没说什么···· 下班了,梓泓抱怨说,胡院都看了说欠充了,我哪里还敢说什么呢? 的确,当时只从片上看,的的确确是欠充了,而且胡院都发话了,实习生哪有什么说服力呢···· 下班吃饭,和小不点去吃快餐。 中山路的这一家,的确好吃,但是人太多了,最少等了15分钟··· 马主任中午任性,不上班。小不点拜托我去找中医的一个医生要电话。刚好中医也是在门诊三楼。 要了电话,回门诊发呆看书。 一个下午一个病人都没有! 三点多老师就说要去病房了···· 我从他的眼神里读懂了他的想法···我点点头··· 老师自然是一去不复返了。 可是TM四点的时候,那个宜春护士居然来了,就是我之前根备抱怨我手法的···上周她过来刚好我在独立接诊,老师给她根充了,这次是来做永久充填的。 我笑了笑,说我老师去病房了,她说口腔科一个病人都没有,他去病房干嘛,我说有分病人有问题,他过去了。 她:可是我从住院部过来根本一个医生都没有··· 我:那就是他回家了··· 她:现在才四点出头,人就走了,还早退。 我:因为没病人啊··· 她:我要打电话叫他! 我:那你打吧··· 老师自然是不可能回来的···打电话也没用···老师自然是让她明天再过来复诊···但是她抱怨说什么明天早上要上班啊,后天上夜班啊什么的···然后还说上上周封的药容易掉···是我操作的问题···我说掉了也没事啊,她就说我学艺不精··。我冷笑问她那上次的会不会容易掉啊?她没有回答,可是TM两次的ZOE都是老子调的···· 眼见找不到老师,她就走了。 我转过身和添晓说:最怕的就是给这种似懂非懂的病人看病。虽然大家都是学医的,都有一定的基础,可是TM口腔很专科啊···不要想当然好不好···其实她要充填,我也是可以做到的,无非是用玻璃离子充填下去···但是很明显她并不信任我,那我无能为力。下次再来吧···反正老子是帮不上你了··· 四点半就跑路了,买菜。 今晚是鸡中翼+秀珍菇+油麦菜。 菇不好吃···以后不买了··· 吃饱了就看看书。 星辉去揭西见未来岳母了···我服··· 广胜去啪啪啪了···昨天拒绝了女票,今天就拒绝不了了···· 小不点说等我不看书不夜跑的晚上就带我去吃雪融··· 雯雯说中秋要去茂名。 婷婷说开学了,剪了个傻刘海,还希望我有机会和雯雯一起过去。可是我并没有时间过去了。 突然很喜欢谢安琪的歌。 晚安。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