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堕落
我是陈枫长,今天是我来汕头的第六十九天,也是实习的六十四天。 今天下夜班,早上有手术。 手术室。胡院居然过来我们这边了···可是我们只是拔一个阻生牙啊··· 所以我就去二助的位置了。上颌很简单,两下子就出来了。但是胡院来了,老师也就没让我们动手了,难过。 开始缝合胡院就走了。而我又在二助的位置,所以打结就让添晓来操作。 恩,没错,正如我之前在门诊说的那样,第一次打结,总是会手抖的···而且也的确会头脑空白,一脸懵逼。所以打的很烂,手法也不对。一针过后,老师便没有再让添晓打了,而是继续打给添晓看,让添晓回去继续练。 下手术,开医嘱。 回宿舍睡觉。 没睡着,在床上滚到11点多,帅锐回来了。和帅锐去吃饭,铁板饭,挺贵的,虽然很香,但是肉太少了··· 回来看舞法天女···是的没错,舞法天女,感觉这剧有毒···看了半集,睡着了··· 五点多起来,发现已经睡了四个小时了···· 展飞值班,没回来。加炯晚上要上班。 一个人真心难买菜。 所以和锺洲他们一起叫了外卖。外卖不如猪脚饭。 吃饱了就开车。真心堕落。 脚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 感觉还是要去夜跑,这样的规律的生活才不会过得乱七八糟。 晚安。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