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拒绝空缺
我陈枫长,今天是我来汕头的第六十六天,也是实习的六十一天。 没错,这才是今天要写的东西。 果然要回忆昨天发生的事太难了,前天的更难。 早上的手术是牙瘤。 老师有点迟到了。八点20了,麻醉师都插了管了···当然,老师只是晚一点来了罢了。 牙瘤的话,只能协助拉钩吸血剪线。 多看看手术总是好的。 回门诊。 然而并没有病人。 看看书。 再看看书···· 就真的是在等下班啊··· 因为真的没几个病人啊··· 临下班前,来了个病人,说是要拔牙,然后拔了牙就要戴牙。 WTF?你TM在逗我吧?拔了牙怎么戴牙? 老师说现在有点晚了,等下要下班了,拔不了。病人自然是不肯,还是想要拔牙。刚好老师电话响起,立刻接电话然后走出去。 病人等一会儿,居然转过头来问我,牙能不能拔?我见形势不对,果断说我是实习生,不太懂。然后他就问医生什么时候回来,我也摇头说不知道。然后果断脚底抹油躲进休息室。刚进休息室,添晓钟玲楚贤都跑过来了。 大家都笑了。楚贤说这个病人有问题,我老师让我们进来躲躲,喝口水。 添晓解释说,这个病人上次值班的晚上就已经是过来找过一次的了,也是说要拔牙然后戴牙。也是他妈妈带着他,都三四十岁的人了··· 楚贤又接话道:陈医生走了,现在病人在烦着我老师··· 过了一会儿,病人似乎觉得等不到老师了,便也走了。 在这之前还一直问明天能不能来拔,几点之前来拔才不算晚···卢医生听到他说明天要来拔的时候,是奔溃的,因为明天卢医生值班。 张医生回答说:周末不上班。病人就说周一再过来拔。 时间要接近11点半了,老师接了电话一去不复返。结果就来了预约的病人。wtf。 都要下班了,你才来。也刚好想知道老师去哪里,所以打电话给老师,结果老师说他已经出医院了,我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老师说好,让病人稍等一下,他就回来。 没错,老师接了电话,就跑路了。 这招电话遁,我喜欢。 周末了,下班了。 和小不点去买肠粉吃。 回宿舍。开车···· 赢了一下午。 晚上和展飞去市场买五花肉。 今晚吃茄子肉片饭。 这次学乖了,猪肉先用开水烫一下,然后蒸一下,再和饭一起拿去蒸。果然口感好了很多。完美。 晚上开车。但是约不到小伙伴。 结果和小白龙天天玩了几盘。 最近挺反感广胜叫我骚货的。这个外号我一点都不喜欢。所以有时候他叫我骚货的时候,我就故意装作没听到。 心里默默在想,你TM在骚货。 睡觉!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