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5月 23日的日記
天氣陰,悶熱。 腳步在診所旁隔壁尚未營業的店擱著,手機螢幕喀喀作響,指尖和牙關都焦躁,眼神與情緒都游離,都不安。 大門是赤裸的透明玻璃,不出幾秒的晃眼一瞥, 裡頭以人滿為患來形容也不為過,等待人數閃爍著十四,天啊。 他們都乖巧且安靜的肩並肩候號,多數是青壯年及老年,西裝筆挺或簡便居家,若不經提醒便是普通小型診所。 盡然皆奇異之兀感。 寸步踟躕寸步踉蹌奔走,喃喃低語那麼多人我才不要等呢,又或者我沒有說出口。 她們都指稱我性情改變,焦躁反覆,使人不著頭緒。這樣肆意且盡情的斷口直言是針,揭了數個瘡爛。 最近是仍然善感,視線著落所及皆朦朧,好發的太多感觸讓我自覺不屬於花開花落一環,倒似落英凋零繽紛,與哀紅雜沓交融之足跡。四季遞嬗實屬另外的世界。 寫作也是相同,漸感力瘁,徒木然與空白。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