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事工
睡前, 腦子裡有這段問答︰ 「你相不相信上帝會使用溫度日記來祝福那些,你從來不曾見過而這輩子也不會認識的人?」 「我覺得應該會,我想... 珈宜就是吧?」 「但若是有見證的,應該就不算是未見之事的相信,而是看見而信吧? 既存事實」 === 想想,我們迄今也沒有真的挨餓過,只是現在看來常常悲觀, 厭世低落、比較心也都是真實經歷的心情。 很肯定地說,我想要的是一個事業,但若當初被應許的是個事工, 這中間期待的落差恐怕不小。 如果說現在做的,是主的器皿。 那我們勢必要放下對 "這是個事業的期盼",或許也才能交由上帝成就更寬廣的事。 隨意寫寫想法, 現在我要去睡覺了。
請輸入密碼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