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4月 16日的日記
某一个被热醒的半夜,被汗浸湿的睡衣,踢到一边的棉被,浑身上下散发着粘腻的热气,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这样在半夜醒来与同样活跃的小强作伴了。一朋友跟我说可能我上辈子是香妃,上辈子招蝴蝶,这辈子招蚊子,真的是无法获得宽慰的安慰啊。身上大大小小的都是新鲜的蚊子包,左手上更是超级超级痒。抬起来一看,不得不说山里的蚊子不仅战斗力惊人还有着一身的艺术细菌。手背上的蚊子包都可以连成北斗七星了,最大的居然是叮在我引以为豪的痣上,所以也不管符不符合科学原理,我还是要给它起个名字,我手背上的北极星。    说到这颗痣,还真的是我身上为数不多的吸引点,不过一般的人都没办法发现它的存在啊,心口一阵抽痛。其实我身上的痣都是肉色的,颜色很淡很淡,以至于我左眼角的那一颗泪痣总是害怕被人认为是早上没擦干净的分泌物。于是乎,我毅然决然的去把眼角的痣消掉了,然而消掉没多久,居然开始流行泪痣,心痛到窒息,就应该拿只洗不掉的签字笔把它颜色加深的。当然,这个想法一提出就被否决了,因为害怕把自己的白眼球也涂黑了。手背上的痣就在偏中心的地方,但是颜色太淡了,每次都要我把手伸出去指给别人看,别人才能发现。但是,它还是我心中的骄傲的。记得Y第一次看到我的北极星的时候,还说了句,这颗痣好像跟对了主人。我决定好好的爱我这颗“玉衡”,但得等蚊子印消失。    离开高中已经一年了啊,其实我最喜欢的还是我的高中。或许是有家人、或许是有朋友、或许是有疼爱。高中的自己总是随着自己的心情走,想到什么做什么,想去哪里去哪里。家人朋友也总是迁就着我,以前本以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在离开那个小城后变得不大一样。在群山环绕的大学里,能回忆起来的,也只有脾气软的自己。    很多事情与自己的想象总是有过多过少的出入,例如没有美男的大学、没有空调的课室、没有成群的朋友、没有和气的舍友......很多东西都不尽人意。在自己最低落的时刻,总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被消磨殆尽,都被困在这里。按我的性子来说,没办法在这里交到朋友其实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大家都已经变成一个成年人,不可能还存在用几块饼干几颗糖果便能交付真心的事情。长期的处于一种被保护的状态,出门在外总是会接受不了,或是说不知道怎么接受。高中时期,父母总说我的行为处事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霸王,我是不认同的。我总是希望每个人相处的方式可以简单一点,再简单一点,所以我总是用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去跟人交朋友。不过,最糟的还是我忘记切换自己的模式了。毫无心防是我最喜欢我自己的一点,但也是最应该改掉的一点。离开了那座小城,在这里经历了一些事情,才知道或许我所珍视的东西在他人面前看起来并不重要,就像我很钟意的左手手背上的“玉衡”,在蚊子眼里看来也只是一小处无异于其他的皮肤。    平凡无奇的安定的一生,随心所欲的短暂的一瞬,我的选择一直都是后者。可能也不能说是短暂的一瞬吧,可能相比较起来这样的人生会比安定的人生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有时会觉得自己有点矛盾,我是一个极懒极懒的人,懒得去接受新事物,懒得去面对新环境、懒得去琢磨一些难以搞懂的问题,但内心却又是不甘于平凡的,或者是说不甘于屈服于现实的。我所希望的人生是有自我的,是随意的,不需要刻意的安排,不需要按部就班,不需要为了利益而改变自己的内心,然而这实现起来却不如说出来那般容易。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人生中的前十八年是按照我想象的轨迹前行的。    我至今还记得有人对我说过,她觉得我是一个简单得像晴空白云的女生。这句话我总觉得是对我最好的称赞。先前所有的不快、压抑似乎都能被这句话所抹去,我的间歇性积极向上似乎有了延长时效的可能。    絮絮叨叨、磨磨唧唧一直以来都是我写文字的习惯,可能是太久没有去写这种东西了,倒像是东拼西凑所产生的一篇文字,不过这样也对,循规蹈矩的文字倒不像我了。                                                                                                                                                              一七年六月十六日晚                                                                                                                                                                          一九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