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9月 27日的日記
最近身邊的人都在準備研究計畫、履歷、被審。為了將來幾個月內的碩班努力著。 每當這時刻都是無力的。但這次卻有所不同。並不是像往常那樣感覺自己被丟下,而是無法去想像自己的未來,未來好似一陣空泛的烏雲,隨時會降下雨水把一切打濕。但在它下雨以前,什麼都不是,也什麼都沒有存在。 今年的天氣比往常冷得要快,和朋友打趣說今年台北或許又要下雪了。實際上我是滿期待下雪這件事的,隨著風雪而來,又隨之而往。這是一件非常浪漫的事。 不知道為什麼又想到了那個小學弟,想到他將面臨著悲苦的大學四年就滿是唏噓(也許只是我在可憐自己),說到底誰又何嘗願意待在這裡呢?所有人,我想,所有人都想雙腳懸空。不要留在這裡,去哪都好。但我還是留下來了。 聽著他說當作家比當其他的好,還可以賺文學獎的獎金時只想笑兩聲。一聲是嘲弄,一聲是難過。怎麼會這麼想呢?真是可憐啊。這條路若沒有資源,沒有天資,沒有努力,沒有那摔破一切也想得到的執拗,沒有算計,那就真的什麼都不會擁有。 他有嗎?我又有嗎? 我不知道。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