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8月 25日的日記
阿婆的葬禮之後感 本來是8月23日的平凡放假的早上,入常睡到自然醒的我。就在那天早上被媽媽突然叫醒我并告訴我噩耗 - 婆婆逝世。不知怎的,我並非非常感到驚訝甚至有少少一絲感覺到合理,可能因為婆婆已經年邁97歲高齡並且身體機能衰退得不能動甚至進食的肌肉吞也困難。那刻,我真的不捨了。 回想起阿婆由小到大都一直講客家話並且照顧我們,我對他的記憶就是她從來只會去顧及他人甚少照顧自己。有什麼好東西好食物總是習慣用紙張或膠袋包到密,然後再從口袋裡面掏出來給你,不過我們總是很抗拒,可能是因為覺得這樣老土甚至是因為這樣的食物有一陣臭味兒不願意接收吧。所以記得自己每逢見到阿婆,她都一定會叫我過來,所以我都會稱呼完她后就立即跑上樓避免不用被她捉著塞東西塞錢給我。 時光任在,我們已經不再是小孩子了已經是大人了,而婆婆今年97歲。這幾年每逢回到家鄉看到阿婆,她已經是說話困難而且不記得我們是誰了,不禁替他感到感概而且非常擔心阿婆的健康。然後得知她卻在8月23日的早上安詳的逝世并沒有痛苦呻吟。我個人覺得是對婆婆來說一件好事,不用再繼續忍受每天只坐在床上的不能動以及病痛的折磨。能夠在天上與阿公和大伯相聚,這可能是一件好事。 被媽媽早上通知阿婆去世,我們想也不想第一時間準備好立馬趕回去阿婆的家裡為她準備喪事之餘,甚至通知了全部不同的親戚到來來為她送上最後一程。卻沒想到在這一場的喪事之中,卻看透了全部人對阿婆的關係以及他們的真面目。 首先去到阿婆家裡,卻看到大門前一堆祭祀紙品,沒有任何人去燒,看到伯伯卻悠閒的坐在地下吃飯以及喪事的師傅走來走去吸煙,為何仙人走了,作為自己媽媽的兒子,卻悠閒的吃飯卻不去準備折紙祭祀的紙品然後拿去燒?更甚的是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作為一個後輩看到前輩如此的行為我不禁對伯伯感到蔑視以及憤怒。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