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1月 16日的日記-規則
在剛剛,把藥都吃完,把一些例行公事準備完之後,我開始來"沉思"了。 吃藥對我來說是一種例行公事,我對它沒有特別感情,我有好多藥要吃,感冒藥、過敏藥,克憂果,我覺得厭煩,每次被老爸叮嚀說要吃藥,10點半了該吃藥了,我就覺得好煩,我實在很討厭吃藥,尤其克憂果也沒有什麼作用,我認真的,我覺得克憂果對我沒有什麼作用,我記得克憂果會讓人性慾降低...可是我沒有啊,所以我覺得沒有用,我也沒有覺得腦內的那些鬼東西或者什麼怪思想變得比較少,一樣多,或者更多。 我的文章寫得非常雜亂,我只是把想到的事情記下來而已......。 為什麼標題要叫做「規則」? 因為我剛洗好澡,把一切例行公事做完之後,我想到了一個問題...我的人生,有「規則」這種東西嗎? 每個人的人生都好像有種規則,在支配著他們,他們每天做著被規則所規定的事,像是一種循環,可是我的人生好像沒有規則一樣,我感受不到一些東西,例如時間與情緒、知覺,大部分時候我覺得天旋地轉,輕飄飄的,很混亂卻讓我覺得有秩序,這種感覺很怪很矛盾,矛盾......我喜歡這個詞,它很適合我,因為我覺得我很兩極化,我已經習慣了這種混亂的感覺,這好像已經形成了我的一部份。 我有嘗試離開過那個黑黑暗暗的地方,可是一踏出去,我就覺得害怕,我對外面的世界感到害怕,但我也害怕那個黑暗的地方,這裡也有矛盾,矛盾的原因在於...我害怕卻讓我覺得很安全,對...我覺得這個黑暗的地方很安全,既然讓我感到安全,那為什麼會害怕?因為我隨時感到恐懼害怕焦慮,死亡好像離我很近一樣,其實我覺得死亡對我來說很奢侈,我想逃掉,可是我一旦離開,我就會感到不安全,我一直都感到不安全,所以...有差嗎?那個黑暗的地方可能只是我的一個小住家,我只是在裡面能比較放鬆而已,因為只有我一個人,可是我害怕一個人卻喜歡一個人,我真的喜歡一個人獨處的時候嗎?那個黑黑暗暗的地方對我來說到底是什麼?應該是一個庇護所吧?那到底為什麼害怕?庇護所不該是一個很安全的地方嗎?因為我害怕我的心魔,我討厭他,但我卻習慣與他待在一起,我很習慣我的心魔,跟他待在一起我反而感到安心...所以現在,我還會害怕那個黑暗的地方嗎?這個問題我得好好思考......事實上,那也是我的一部份,我住在裡面,這些問題好像沒有正確答案,所以我才說我很矛盾。 我跟大家一樣生活在這個世界,我卻覺得我處在不一樣的地方,我身邊的一切都很虛假,就像沉重的木櫃子明明好好地擺放著,也沒有人移動,我卻覺得它在飛、在漂浮著,明明周遭的東西都很正常,都在原位,我卻覺得好怪異,好像它們都是假的一樣,好像它們在移動。有時候明明我已經躺穩在床上了,我自己的床,自己的棉被跟枕頭,身邊睡的是兩個妹妹跟媽媽,還有它們很熟悉的打呼聲,我卻覺得很焦慮,很害怕很恐懼,一切都安靜地讓我覺得很吵!這樣的比喻很怪,可是我就是這麼矛盾...很安靜,除了風扇跟打呼聲,但我對這種氛圍感到怪異,甚至會覺得很吵雜???然後我就焦慮到睡不著了,原本會播著讓我能感到安心的影片跟音樂,都讓我覺得聽不下去,一點也不安心...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我很心煩,腦袋也很亂,不斷的有超大的壓力跟巨無霸焦慮襲來,所以最近我都早上再睡,我覺得有陽光讓我感到比較安全,現在晚上睡的話我會害怕。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