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在高鐵看見愛
今天滂沱大雨,招了台男友替代55688,司機大哥很好心要開前面一點讓我下車,喔,媽呀,一下車就是大積水,很好,鞋毀了,我甩了甩被淋濕的羊毛外套,狼狽奔跑進高鐵站。 沒有計劃的回老家,應該說計畫趕不上變化,匆匆畫了票,開始漫長的自由座戰爭。 欸欸欸,一個白馬尾阿婆拍了拍我,拿著咬了一半的漢堡狐疑著,表情說著「幹嘛」(防衛性十足)。 「欸你幫我佔位一下,我是站在你前面的,要記得喔」他說,還加上比了比自己的臉,然後就像個忍者移動他短短的腳往前奔去。我想這是哪裡來的大媽阿桑,幹嘛叫路人幫你佔位置阿,我當然是不會因為你跑走就欣喜若狂的往前站一位,不過我也沒義務幫你佔位置吧,我的心裡嘟囔著。 過了30秒他像個前哨兵回來了,之後又出招,對著空氣開始抓頭、揮手、又偷偷看我,我想說哪招,撇了一眼才看到,他正在與遙遠牆邊的人揮手。可能我剛剛沒有擠出招牌笑臉吧,他膽怯的再跟我說,「欸那個⋯」,我點了點頭,好像是我們之間的默契,忍者開始移動了。 這次忍者帶回來他的寶物,他的頭家,一個白髮蒼蒼,看得出是傳統大男人的老人家,只見頭家身體搖搖晃晃還是嘴硬說「就說不用了,我又沒有怎樣」。「我跟你說最前面我已經打好招呼了,你可以去最前面排」忍者阿婆驕傲的宣布,他跟立委一樣喬事的能力。「我說不要」,好面子的頭家死都不願意過去,但說完就攤在阿婆身上,「我只是需要靠一下」,好啊,這男人真的很嘴硬。 忍者又看了我一眼,我點點頭,無三不成禮,去吧忍者!只見他嬌小的身軀,半哄半騙把一個老大人拖去隊伍最前面。之後候車的10分鐘,她無止盡的碎念,然後又撇頭去確認。頭家也在隊伍的前頭跟她揮手,喃喃唸著什麼我卻聽不見清楚。 列車進站了,在我進車廂前,發現頭家還是固執的在車廂前等待著忍者,「我就跟你說你排第一個進去才有位置坐」忍者阿婆超怒,她這番立委等級的請托是為了哪樁!頭家靦腆的笑著,拍著她的背,牽著她的手才進車廂。 在愛裡我們總是認為怎樣做是為對方好,就一股腦悶著頭做,卻不曾想到在一起,或許才是對方最在意的事。 悲風淒雨,酸甜苦辣,因為在一起,才能夠前進。 不是你為我遮風避雨,而是能夠一起走在風雨裡。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