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做广告 无资质 蹭热点 瘟龟演戏式的假救援
做广告 无资质 蹭热点 瘟龟演戏式的假救援 无迹可寻 无绩可谈 大发难民财 必玩火自焚 瘟龟真是把不要脸做到了极致。说是救援、派大力神去乌克兰救援,可到现在,连个飞机的影子都没看到。喜国的救援行动从上至下完全演变成了一场上边吹牛骗捐,下边无耻狂蹭的闹剧。蹭救援大巴(被赶)、蹭采访(别人一句英文,喜国人翻译好几句中文),还有比这更无耻的团队吗? 吹牛皮、蹭热点一向是瘟龟诈骗的不二法宝。在俄乌战争进入胶着状态的时候,瘟龟上演了一出哗众取宠的乌克兰假救援的大戏。一是虚构救援人数。2022年4月8日第35天当日救援统计:Medyka救援站接待:约264人;累计救援总计:Medyka救援站接待约10095人;巴士救援难民:2009人;巴士发车:39次。从现场视频来看,除了一顶帐篷,还有蚂蚁帮成员,这些难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都一无所知。二是杜撰蚂蚁帮成员接受各国记者采访。所谓的新中国联邦志愿者Nicole接受美媒《每日来电者》采访;一家日本东京一家大电视台在新中国联邦乌克兰救援前线营地采访战友;除了摆拍,无名无姓,更无一家权威媒体报道。三是搭台唱戏、做广告、没有资质、蹭热点、演戏式的救援。现场70多个蚂蚁帮成员,他们做的主要工作不是救助乌克兰难民。他们在Getrr上发了很多他们帐篷周围的,也就是其它的媒体或者是其它的NGO组织的人士来跟他们蚂蚁帮成员合影,或者邀约到他们采访里面。蚂蚁帮成员打着反共的旗号,宣传他们是跟共产党不一样的新的中国人。而且“共产党不代表整个中国人”这几个概念反复地被提及。与众不同的是,蚂蚁帮成员穿上黄马甲,戴上帽子,就是代表了新中国联邦。就连帐篷的周围横幅标语也全部打上法治基金、新中国联邦的广告。所谓的新中国联邦的国旗已经飘扬在波兰麦迪卡的上空了。他们现在这个Medyka营地帐篷的最大的作用。正如大蚂蚁大卫总结的一样,他们以救难民,给难民一个栖身之所为幌子,给新中国联邦和法治基金做推广。四是利用反华媒体造势。声称《波兰团结工会》一个杂志,介绍喜国前线救援的故事,传播喜国救援真相,系消灭中国共产党的平台。大卫特意提到两点:如果媒体跟共产党有勾连的不接受采访;媒体报道,你必须得给我说出来我是谁,新中国联邦、法治基金我们这次行动。还有我们反共灭共的事你要不提,我不去,我们是谁不提我不去。还有最后一点,报道里报给七哥大直播给世界带来的真相,比如说“冠状病毒”。大家看《波兰团结工会》这个杂志报道里,其实最大的亮点,除了我们来到Medyka,文章的最后面那几段话:“中共病毒”。五是声称喜国邮箱一而再再而三地被黑客。作为法治基金的义工,用自己的钱、自己的银行卡,完全合法地买了这个GoDaddy这个邮箱的域名,然后赠送给法治基金,作为这次救援行动使用,整个过程完全合法。实际上为了骗捐洗钱,借用他人的信用卡等原因,邮箱给关掉。不仅仅关掉了整个救援行动的邮箱,而且关掉了很多法治基金的邮箱。却污蔑诋毁GoDaddy公司背后的老大是中国共产党,它的很牛的股东都是中国人。六是开展“咖啡灭共”行动。新中国联邦帐篷里面有现磨的咖啡,有高级的咖啡,可以随便选拿铁、卡布奇诺,全部都可以选,蚂蚁帮为会么要这样做?目的是宣传新中国联邦,却口是心非地说中国共产党才是一切邪恶的根源,不要被其他媒体、所谓的主流媒体、一些政权去误导。只有消灭共产党才是喜国唯一的出路。而帮助难民提供食品、安全饮水、保护、临时住所,以及医疗急诊都不是喜国应该做的事情。根据慈济波兰志工传回来的现场观察与了解,许多乌克兰难民选择居住于居民家中,因为比较有隐私及方便。以邻近卢布林三个收容中心为例,约有四百张军床但只有两间厕所,也没有地方摆放东西。所以喜国搭帐篷救援实质就是在装样子骗人。 怎样成为战友?捐赠法治基金,申请任何一个农场即可。难民当成客户,大发难民财。一件件、一桩桩事例证明,喜国乌克兰救援是假,都是大蚂蚁们在演戏,就是为了蹭流量,最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骗钱!这才是真正的欺哥,一生都靠着吃人血馒头发邪财,终将玩火者必自焚!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