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美好的邂逅
引人注目的人,我想永遠是引人注目的。   這樣的人,好像總能散發出一種讓人不經意多看一眼的氣質,不管到了哪裡都是。   就算走在西門町熱鬧的街道,或是水源市場,即便只是隨便穿個不起眼的襯衫、短褲,或是便宜的藍白拖鞋,甚至連半句話都不用說,總之,這種人身上就像散發了一種特殊的氣味,有一種讓人「不經意回頭多看一眼」的氣質,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抓住旁人的目光。   黃紀豪,我的同班同學,就是那種被我歸類在「引人注目」的象限裡。有時候我會想,如果那個暑假,我沒有去夏令營,你在我心中的地位,適不是就不會那麼特別?我就不會特別的看你。但是,我發現,即便那天我沒有出現在夏令營,你在我心中的位置還是一樣特別。  你問我為什麼?不知道。我只能說,引人注目的人,永遠都是引人注目的。  不像我,是個標準的路人甲。路人甲的定義就是,走在路上不會被人注意到,在餐廳得吃相很難看也沒關係得那種人。   帶著厚厚的眼鏡,還有一頭因為不會綁頭髮,加上喜歡蹦蹦跳跳而實長凌亂不堪的長髮,總是需要一梳再梳,費盡好大的力氣才能免強用橡皮筋紮起的一根服貼的馬尾。此外,我的功課不好,不屬於那種同學會跑來向你「請教功課」的人,也不是老師眼中的「好幫手」。所以,我一點也不特別,和那種能引人注目的人完全不同。扯遠了,我想說的其實是和黃紀豪的香預才對。   剛確定轉到這所學校時,父母為了讓我適應新的環境與都市的生活,便在開學前就提早幫我報名了暑期輔導班,好讓我認識這小到不能再小的學校環境(跟我之前就讀的公立學校比起來,這間學校大概只有公立學校的二分之一大而已)。因此,在開學前兩個星期,在大部分的舊生開始收心準備開學時,我其實已經在這陌生的環境生活了快一個月。   和你的小插曲,舊在那部長也不短的三個星期裡。   小學畢業後的我,離開你之後的我,曾經因為愛面子而說謊後的我,看不見你後的我,犯了一種很容易「想起從前」的毛病。倒也不是特別想念哪些人、哪些事、哪些過去,只是偶爾,當某些回憶的片段再次浮現在腦海時,心裡就會特別懷念起那個當下,屬於我們的過去。   大概也是因為如此,所以當我打開新的檔案,準備在空白文件裡開始新故事的那一刻,我決定用對我來說具有特殊意義的「那段回憶」,來開始這次的新故事,毫不遲疑的寫下「美好的邂逅」這篇文章。   算是一種我自己個人的自作多情吧!即使是如此,是我個人單方面的情感,我還是希望能把它當作是一種紀念。它⋯⋯應該算是一種紀念吧!我想。 《第一回》 遇見,是邂逅的開始  太陽升起,我勉強睜開惺忪的雙眼,一道熱情的陽光從窗外的隙縫照進來⋯⋯。『應該還早吧!現在應該才6、7點吧!』自從住院之後,我就不曾睡到8點過,應該是因為住院都在大人如雷的打呼聲壓迫下的關係吧!  但是今天可是星期日耶!睡蟲呀,睡蟲,就不能夠再讓我多睡一點嗎?『該起床了!都7點半了!刷牙洗臉準備要上學去了!』『今天不是禮拜天嗎?在讓我睡ㄧ下下,ㄧ下下就好⋯』我有捲回棉被窩裏,ㄧ副想跟棉被來場浪漫的約會似的。過了幾分鐘,媽媽經過我的房間,看見我依然躺在床上沒有起來,便在門外以擴音機的分貝喊著「起床,你今天要去暑期輔導!」「喔!好煩,暑假還要去上學,都不讓我好好的大睡一番!」我心裡這麼想著,卻還是心不甘情不願得從棉被窩裡爬起身來,洗洗刷刷準備出門。 《第二回》  我從冷清的斗六來到繁華的台北市,心情彷彿從雲霄跌到了谷底。該怎麼適應ㄧ個新的生活呢?這個問題值得我細細的思考。  媽媽把我載到我表妹讀的小學—中山,老實說,我對我表妹的印象不是很好,她就是人生的一個競爭對手。小時候,大人們常拿我們倆作比較,而我幾乎每一次都輸給她。  升五年級的暑假,我到中山參加暑期輔導,間接認識這個學校。然而,因為這樣,我與他有了第一次的邂逅⋯⋯。『黃紀豪,把球傳過來!』『林伯宇,把球投進欄框裡!』一群男生『自以為』很帥氣的打著籃球,卻沒有發現女生根本就沒有在看。『黃紀豪,上籃,得分!』我親眼目睹這個叫『黃紀豪』的男生上籃的帥氣英姿,心中小小震撼了一下,卻不知道這是一場電影的開始⋯⋯。  『哪!你口渴了吧!給你』我把他的水壺拿給了他,他沒有說一聲『謝謝』,我卻不怎麼失望,彷彿在交給他水壺的瞬間,感受到彼此之間的溫度與心跳。  我轉過身,準備離開。他卻用他具有磁性的聲音叫住我。聽到他具磁性的聲音,讓我瞬間紅了臉。『你好,我叫黃紀豪,請問你是⋯⋯?』我愣了一下,說道:『我是曾敏立,是今年剛轉來的學生,很高興認識你。』我伸出手,他也伸出那充滿汗水的大手,和我握手。  這一刻,世界彷彿只剩下我們兩個人。《第三回》  畢業  隔天,看見你與哥兒們打打鬧鬧的身影,你似乎已經把昨天的事情全部都給忘了,我可是記得很清楚呢!我失望了一會兒,心想:「或許是我自作多情,早知道就不要把這件事看得這麼認真,昨天只不過是兩個人的手汗互相打聲招呼罷了!」  這時,你停止了與哥兒們的話題,將目光轉向一個人獨自在看書的『我』身上⋯⋯。  『昨天真的謝謝你,還沒請叫你的大名呢?』原來他根本沒有在聽我講話,我昨天不是才跟他說過嗎?『你叫紀豪吧!我昨天跟你說過,我叫做曾敏立,是今年五年級新轉來的學生。』他想了想,好像真的有這件事,於是,他跟老師說了幾句話之後,轉過頭來對著我說,『你是新同學,對學校應該還不熟,老師叫我帶你參觀一下,走吧!』  一路上,他跟我說了好多話,我的心一直只停留在我們倆相處的那一刻⋯⋯。如今,我們都已經從小學畢業,我一直沒有告訴他,我心裡對他想說的話,我想把這份情感,一直停留在小學的那一段時光。《第四回》 不敢說出口的畢業情書  其實,在五年級時同學就已經在傳我喜歡黃紀豪的事了,只是我在同學面前不敢承認、也不否認⋯⋯⋯⋯因為生病的關係,畢業紀念冊上的我笑得很不自然,但其餘的每一張團體照都能發現我的身影。在那些人群裡,他的臉顯得異常明亮且俊俏,是班上最好看的人。  一晃眼,小學和國中三年已經過完了,當初他曾經說過的未來就這麼來了。國中時的我們,仍然很青春、很單純,可以主導自己的一切,可以犯錯,也可以依賴家人,並且擁有無限的未來。這感覺好像很棒,但也即將面臨繼續升學的壓力,原本以為經歷了國中三年我就可以徹底忘掉過去的記憶,但越是想忘掉它卻越清晰。升上國中後的我,煩惱越來越多,但找不到一個適合發洩這些煩惱的人。國中快要畢業時又住進了醫院,心情變得很差。     可能就是因為這些煩惱,使我開始回憶過去。或者該說,我ㄧ直都在想著過去,而這些煩惱促使我行動,去接進那些「過去」。  會考的日子逼近,壓力壓得所有考生喘不過氣。可是緣分就是這麼奇妙,以為我與他的緣分就這麼結束了。但我們卻又上了距離ㄧ個路口之遠的高中,於是我們之間的連結又開始了,我們開始運用通訊軟體和對方噓寒問暖,雖然幾乎都是我在向他問問題。我漸漸地發現,我對他的感情好像因爲時間的流逝,而產生了一些化學變化,面對他傳的訊息、他寫的文字、他的舉動,我已經沒有當初對他的怦然心動,而是朋友之間的問候。   好奇怪,自從和他開始通過訊息後,他在我腦中的身影變得好真實,一直不斷地出現,好像我們昨天才見過面一樣。但實際上時間已經流逝好幾年了,不知道他現在變得怎麼樣,而我呢?我是否也和小學時的我長得不一樣了呢?我想我的改變只有頭髮的長度而已吧,這幾年經常修修剪剪的,長度維持在頸子以上,比小學時短了許多。看著鏡中的自己,突然覺得自己很蠢。 我想,說不定他根本就不曾這麼仔細地注意過我。   然而多年後,我看著鏡中的自己,忍不住想,是不是我想太多了?以前那些和我很要好的女生,畢業後卻都沒有再聯絡了。不是去了其它的學校讀書,就是漸行漸遠,因為想念她們,所以我偷偷的溜回去看她們。   很荒謬嗎?但我真的這麼認為,因為我知道ㄧ條時光隧道,是他告訴我的。那條時光隧道是午休時的靜謐穿堂,時間在下午一點零五又十一分又五分,當時針與分針重合⋯⋯   「這是時光隧道,跑過去,就會看見未來。」有一道數學題目是關於時針與分針的計算。時針十二小時繞一圈,分針一小時繞一圈,試問一點到兩點之間,兩針何時重合?時間的神秘,一直被科幻小說家用來當作題材,穿梭時空的故事不勝枚舉,就有一個男孩告訴我,當兩針重合,未來與過去將產生重合,只要找到出口,就能穿梭過去,看見未來。   而他的出口,就是午休時的靜謐穿堂。 《第六回》多年後,再遇見⋯⋯   多年後,再遇見了你,我們之間的關係因為時間的流逝有了隔閡。透過網路,我們雖然深處不同的地方卻能清楚的看見彼此,此刻,我突然很感謝自己身處在一個「科技」的時代。   我面對手機螢幕,你望著我,深邃的雙眼如窗外閃耀天際的星,劃開黑夜的雲霧與我房內的寂靜。而我望著他,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時間的流逝,我隱隱感到心慌,心中明明有無數次的想念,卻無法對你一一表明,空氣中彌漫著一種難以言喻的迷惘⋯⋯。想起畢業典禮那天,我準備離開會場前,你鼓起了勇氣叫住我,當你緊緊握著我的手,體貼地守著我,我才漸漸明白,那是你始終不變的溫柔⋯⋯。   我和你一起成長,你伴著我共同經歷過天真的青春歲月,小時候的懵懂無知,不懂事的單純幼稚,不瞭解的貼心舉動⋯⋯我們心中為彼此保留的那一份情感,始終沒有改變過。   然而一直到了上大學的這一年,我回頭看,才遲遲地發現,原來當初的我們,那些迷離曖昧的感覺、遇到彼此不免心跳加快的聲音,早已悄悄透露的,是我們青澀懵懂的愛情⋯⋯。   時間不會為任何人停留,不過,時間卻會保留一些東西,像此刻的你,是時間留給我的畫面。無論五年後,十年後,我仍然會擁有這些畫面,只要我不忘。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