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少年漫大佬如何在青年漫里一命通关
第一章 我,木山乐子,似鸽英雄。    师承世界No.1英雄木偶,还有一个全宇宙最强琦玉老师做靠山的我,同时还是能令人[哦呼]的美-少女。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我自认自己是个远近闻名的大佬,这点在雄英体育祭后格外突出。    然而在某年某月在我入读雄英后的某天,我在路上看见了个性疑似触手的敌人正准备伤害[无个性]的普通人。   我木山乐子什么人,身为英雄预备疫的我当然选择一拳把敌人打飞。   然后就目睹了普通人瑟瑟发抖的目光,还问我是不是[喰种]。   天知道我是怎么从他那口齿不清的语气里听出他在讲啥的。      [喰种]是什么,可以吃吗?      耿直的我心里这么想,自然也就这么问了。      那个路人的目光愈加惊恐了起来。     下一秒——      他[啊——]的一声晕了过去。      哦呼。     大家同为无个性的普通人,虽然我是准备继承绿谷师傅的ofa没错啦,你也不至于如此脆弱吧。    我摇摇头,转过身,准备打个110,然而刚回头就又对上了另外一个黑底红瞳的眸子。      说是一个还真就一个,另一只眼睛还是正常的黑灰色眸子。     说真的,有点眼熟……     这不就是刚才那个被我干-翻的敌人的个性吗!?      刚打完爸爸,他儿子就找上门来了???对方之后还一直低着头,看来是有点生气了?      生气有个屁用,打得过我吗。      不过我这是要把两个人一起抬到警-察局吗?万一还有同伙,我是不是要抬好几个。     我不太高兴了,虽然每次我都报了警,但是因为警力不足等等原因都是我负责运送敌人,那样的话我就又得迟到了。     不高兴的我决定拿出轰老师送的玩具枪威胁那个那人。     [你要是想活下来就把他送警-察局!要不然就算是神我也杀给你看!]     我右手拿枪,左手指了指地上的人。      机智如我。      少年抬起头,恍然清醒的眸子逐渐晕出一种名为惊异的神色。     [诶??!]     ………………   莫非我真的太凶,把对方吓住了?      我开始反思自己。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