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四三零
四月三十日,罪惡之月的最後一日。帶著微燒的軀體和經前症候群,虛度週末、龜縮盆地。求職、期中、藝術季、人際關係,四月每日都被壓縮的無法喘息。持續的陰雨將家與學校的距離拉的好長好長,在忙碌間胡亂的進食,返家後得省去日常寒暄,將整日的疲倦栽入床內。 我恨四月,但四月的某日我與正和依然抽空爬上學校後山賞螢。啟程前我告訴他若是看不見也沒關係,距離上一次我見到那些閃閃的小東西是我國小二年級的事,環境在變,我們可以另尋浪漫。入山後,見他喬相機喬了半天,我獨自走過水泥橋,比他早一步開始冒險。天空暗下來,我見那些點點的螢佈滿眼前的小山丘,偷偷的將他們誘拐至我的手心裡,讓一陣陣恍惚的光隨著掌紋搖擺-四月待我的不周,全在那刻和解。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