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9月2日的日記
我是一個創作者 在創作的當下 挖著自己的傷疤 但那也是最靠近自己的時刻 在跳出來之後 是否還有人可以理解 我是一個創作者 那是屬於我的一部分 不是屬於經過的人 所以沒有人要為了有人為誰寫了歌 而感受到任何的情緒 因為那全是我的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