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月 13日的日記
在專寫吉他的和弦簿子上,翻過了幾頁,寫上了很喜歡的歌詞。 聽逃的時候,想起了那時候的事情。 在剛比完賽、剛演完戲,在各式各樣的場景裡,你就站在我面前,差幾步的距離,好像就快要接近,但永遠就止步在那裡,身邊的人開始簇擁,而我總是抬不起腳去到你身邊,任由人群將我推開,我微微往後退了退,瞇了瞇眼,假裝陽光太過刺眼,我並不懂得你有沒有看見我,只是我還是裝模作樣的看著你扯著笑容。 我害怕走到你身邊,就被人群淹沒,我好像就會這麼消失不見。 我害怕你身邊一多了人,我就只是我,我們就只能擦肩而過,你好像也會就這麼消失不見,在我的世界裡。 你說希望我能快樂,我才真的明白,我們真的、也終於開始分兩邊走了。 真的到該說再見的時候了, 不能再遇到什麼事,就在心裡想你 我就像想見你裡的雨萱抱著VR裡的銓勝哭一樣,也一直在記憶裡看著你。 在傷口快癒合時,特別想念你。 因為我知道,以後我不再需要你才能快樂,也不再需要其他任何人才能快樂,不知道我還會不會想起你,不知道我會不會忘記你的臉龐,會不會也忘記你的聲音,以後我不會繼續記著或愛著你了,不知道接下來的我會怎麼走,未知的總是令人害怕卻又充滿憧憬。 哭著哭著有一天就會好的。 所有的一切,我討厭的、我愛過的、我不捨的,都將一筆勾銷,所以在快要好之前,特別想念你。 再見。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